• 還叫斑竹林(外九首)

    作者:涂擁 | 來源:中詩網 | 2021-05-11 | 閱讀: 次    

      導讀:涂擁,四川瀘州人,川江都市報《川江》詩刊主編。曾在海內外100家報刊發表過文學作品,曾獲紅花郎杯全球漢語詩歌拉力賽年度優秀詩歌獎、《成都商報》頭條詩人獎等。著有詩集《面你而坐》、詩文集《坐看云起》。


    永寧河還在把它懷抱
    只是歲月多出了
    一座橋梁
    抵達棧道、花果、農家樂……
    和我的皺紋
    斑竹比過去少了
    一只斑鳩的鳴叫
    替我道出了惆悵
    好在即便河水胖瘦無常
    這片土地還沒流失
    斑竹林也沒改名換姓
    重逢的親切與喜悅
    仿佛年過半百的我
    突然被人喊出了小名

    第一日

    走在新年街頭
    能夠抵達的地方
    差不多都能看得到了
    昨天走得太急,將一年走成一日
    穿過擁擠人群
    追趕另一具肉體
    結果膝蓋嚴重磨損
    還酒精過敏
    現在我像一把即將放完的卷尺
    所剩時間很短
    能丈量的地方
    沒有一天能超過24小時
    當我還能清楚計算出時間時
    我想光陰應該是停住了
    第一日后,明天也是

    竹子套娃

    我還是喜歡將他們拆開
    擺放書架
    盡量沾染書香氣息
    站成各自喜歡的樣子
    我還是沒有勇氣
    將他們放上陽臺或客廳
    見識所謂場面
    如果必須顯擺
    我會考慮重新將他們套起
    老竹子站外面
    讓他們骨肉相連
    也許還能勉強抵擋一下
    塵世風雨
    畢竟他們已經沒有了根

    借走一片白云

    翻過折多山后
    也許興奮過余
    我開始有點高反,車子也熱氣騰騰
    多次嘗試還是無法與理塘握手
    此時鋼鐵脆弱得不如一只羊
    身強力壯的靈魂
    也不如路邊一朵格桑花鎮靜
    面對格聶神山
    倉英嘉措借走了翅膀
    我也想借翅膀旁邊一片云
    裁剪詩頁,夾入塵世
    可惜這么多年過去了
    我沒有寫下一個字,想要表達的
    倉英嘉措早就唱響
    想不到的,天空之城也有了——
    牦牛,杉林,草原,銅鏡……
    全部在白紙上飄逸
    有著海拔四千多米的美麗

    2020.02.02

    我必須為這串神奇數字
    為活在這個數字
    對命運表達感激
    千年才數出一次的日子
    有幸參與了形成
    無論今天寒風還是冷雨
    所有愛恨情仇
    我都能平靜接受
    只有活明白了的數字
    才會順數逆數都數出相同花兒
    并且都指向今日
    我真的喜歡這種情形
    就像此時,人人舉起手機
    對著春天自拍

    春水不可浪費

    如你所見
    庚子年春節捂進了一只口罩
    我也常常將身體關閉
    季節走到門前為止
    也就在這時,千萬噸陽光
    突然壓醒睡眠
    透過窗戶
    我還不能看到完整的天空
    卻聽見遠方江河
    有不安聲音在夢中破冰
    回過頭來,女兒在一團光亮中
    彈奏貝多芬
    我伸了下懶腰,想對你說
    摘下口罩,我們去游泳
    春水不可浪費
    我剛站起
    春天也隨著立了起來

    荔枝

    一片小樹林
    除了鳥鳴,還有七月的荔枝
    我們行走其間
    總想將那些鮮艷的甜蜜
    放進心里
    果農卻告訴我們最好等待
    繁枝茂葉后面
    晚熟荔枝正養精蓄銳
    屆時果味更加純正
    像低調的人后來大器晚成
    備顯稀缺與珍貴
    我們哈哈大笑起來
    驚飛一群鳥兒
    仿佛我們正是這樣的荔枝

    也是水

    水占了地球總面積百分之七十一
    仍有不少地方缺水
    沙漠每年以五六萬平方公里速度
    只能追趕到江河墓碑
    水占了人體的百分之七十
    卻還是有人找水,我看過一張照片
    舉著缺口大碗的一群人
    仰天跪伏龜裂大地
    所以我懷疑真正的水
    已經不為人知

    海嘯、山洪、暴雨……
    作為水的另一種形式
    除了讓我們恐懼,也許更應理解為
    水的憤怒和逃逸
    沒有水的月亮
    反而明亮或者清涼
    不屑與我們為伍的水
    愿意被稱作光,時光的光

    孩子們做泥陶

    從大山走來的孩子
    抖掉星辰與一身塵土,在教室
    認真跟隨老師
    要將泥土拿捏成向往的日子

    看著他們,我也仿佛回到童年
    用泥土當作武器
    泥濘遮擋不住目光興奮
    更不輕易松開拳頭

    兩種情形
    塑造出了兩種不同的風格
    兩種時光的交集
    卻聚集成相同的人性

    面對孩子們的泥陶
    我不會喜歡最像的那一個
    那種神似,卻最像自己
    我愿意掏出全部積蓄

    母親那時是一個少女

    母親的照片
    全是青年、職員、老人……
    我所認識的母親,日夜操勞
    也停留在這些光影
    直到她退休后在陽臺
    種植沒有化肥的果蔬
    直到我雙手接過
    這些帶著露珠的欣喜
    才彌補了我缺失的那段記憶
    ——母親出生鄉下
    那時她是一個少女

    簡介
    涂擁,四川瀘州人,川江都市報《川江》詩刊主編。曾在海內外100家報刊發表過文學作品,中斷20年后,2015年重新習詩。曾獲紅花郎杯全球漢語詩歌拉力賽年度優秀詩歌獎、《成都商報》頭條詩人獎等。著有詩集《面你而坐》、詩文集《坐看云起》。
    責任編輯: 葉青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