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駐足在四月的高坡之上(組詩)

    作者:李云 | 來源:中詩網 | 2021-05-10 | 閱讀: 次    

      導讀:安徽省作家協會秘書長,《詩歌月刊》主編,中國作協會員,著名詩人李云詩歌作品選。



    絕句

    我擁有的黑夜比你白晝更長

    假如我的謊言你當真了
    譬如我的真話你認為是假話

    大海就會在一瞬間干涸
    群山之巔就剎時跌入天際線的塵埃里

    如我的心不會產生淚水
    但是從那里汩汩而出

    你擁有的幸福比我的苦難要長


    高坡之上

    伸手可摘 如摘大棚里的提子或滿坡的瓜果
    星星叮叮當當   可摘叮當聲響

    伸手可掬  如掬紅崖峽谷里山泉
    銀飾般月官銀河之水  可掬
    洗濯的不僅是眸子還有心臺

    苗人的蘆笙和布依人的山歌在這里四季喧響且蒼巖般生長

    撒籽生花  放水活田
    滿坡皆披黃金甲時
    趕花集的蜜蜂和這里的農人比肩而忙

    我駐足在四月的高坡之上
    高坡駐足在花溪之上
    花溪駐足在黔地之上

    我的快樂游弋在高坡之上時
    就是高坡人的幸福綻放在花溪之上時
    就是花溪人的微笑蕩漾在貴洲大地之上時
    也就是貴州自信佇立在祖國西南之巔之時

    貴州把貴陽舉到起眉的高處
    貴陽又把花溪舉到額坡的高處
    而我卻在心里把高坡舉過頭頂的高處

    高坡之上有著神奇,神秘,神圣
    更有著一群快活的神靈
    誰在那里生活、勞作、放歌、午蹈、相愛
    誰就是那群可敬可愛的神靈


    致大海

    容納陸地和蒼穹一切的給予
    也給予陸地和蒼穹的一切

    如眼睛看得了萬物也儲存萬物
    如記憶

    漲潮和落潮是大海自罰的鞭影

    苦難的日子
    多一滴不多
    少一滴    只有海鷗在意

    人間的悲苦和歡欣讓深海里
    生靈
    鄙視  憤怒   憐憫

    所以   怒濤詛咒不息
    海嘯瘋狂不停   所以


    骨耜

    呦呦、哞哞之聲
    從這寬大的骨縫里汨汩滲出

    木柄上先人汗漬的咸
    沿木紋的彎曲路徑飄蕩而至

    一場場農事:拓土、整墑
    浚水、揚場
    禾苗茁壯
    谷子金黃

    面對這樸素的骨制工具
    我暗謝捐骨與人的動物們
    也暗謝最先以骨制器的先人

    一個向死而生
    一個智慧聰靈

    黑陶

    我看見先人的指紋
    在稻穗花紋下面
    在陶璧之上和底足之下

    我感受到先人的體溫
    在陶的腹部和沿口
    在我目光里暖著

    盛過水和酸棗、橡子、薏米
    盛過五谷和酒
    更盛下幸福的陽光和愛情

    此時它空空如野
    空谷一樣空著
    側耳過去誰聆聽一首遠古的山歌
    臨空蹈步紛紛而至

    黑陶如鐵
    鐵的黑在黑陶的骨頭上開著黑夜的黑色花朵
    那不是鐵銹
    黑陶哪怕碎了,也不生銹


    毛草房舍

    臨水而居的房舍
    千足蟲似木腳

    紛披的草如黃色的瀑布
    一座座裹著水聲的房舍

    先人走下樹桿
    走出洞穴   走出愚昧
    走向文明

    寬額闊嘴的河姆渡人
    有著毛草一樣紛披而下的長發

    是的,頂著這樣長發的河姆渡人
    就是頂著一座移動的房舍
    只是這房舍之下
    有炯炯有神的目光
    和鼓聲咚咚的心跳


    拜謁虞姬墓

    香魂聚擾在這厚重的青磚負面
    一捧碧血也應該汩在那里

    四面楚歌此刻早已消聲匿跡
    楊樹葉片落下早到的冬天

    那柄劍上灼熱的血刃里臥著一粒紅色的鹽場
    滑動在長河的殘荷上哀歌墜落
    如鹽粒在熱鍋上的跳蹦

    烏騅馬的嘶叫是一種呼喚
    終喚不回不愿過江東的大風和大風里的人

    夜夜都有誰在悄聲吟唱
    "大王意氣盡
    賤妾何聊生……

    是呀!這不是亂世
    我們找不到扛鼎的霸王
    更找不到虞姬的剛烈和愚忠

    一叢叢草在青磚縫隙滲出
    是誰沒有綰好散亂的青絲
    我指尖滑過——戰悚
    不僅在指尖


    在新汴河里

    今天我們是該擁有一條新的河床
    就如今天我們該擁有一條新的方向
    一樣自然和急不可待

    在古河道的河底沉著
    青銅劍戟和灰白骨骼
    沉船的桅木和碎了的粗瓷
    陶、玉器和石斧
    以及年年而來的洪災大汛

    在新汴河里留下
    云計算的信息和阿爾法的直播
    無人機飛過翅影
    機器人的語言
    兩岸人晨跑的身影和傍晚的舞姿
    以及新生活吹在平原上的風聲

    我知道這一切都會
    存在與發生
    因為   宿州人需要這些


    在擾繞村

    這個拗口的村名
    誰叫一句誰就會銘記不忘
    誰來過一次誰會牢記終生

    苗人的銀飾是苗人的蠱
    我愿在這里被他們下蠱
    我駐進銀飾的花紋里
    我是花瓣
    我擾繞了

    布依人的山歌是最大的磁石
    我愿在這里被他們吸納
    我跳入山歌的旋律里
    我是音符
    我擾繞了

    在擾繞村
    我被擾繞村擾繞 擾繞村也被我擾繞
    我愿被擾繞村擾繞到死
    我愿擾繞村一直擾繞到永恒

    是呀  我美麗著美麗村  美麗村著美麗我
    擾繞呀擾繞
    我們就這樣擾繞到天老地荒
    讓我們無休無止的擾繞
    誰也不要管我們
    我們擾繞




    擾繞

    注:擾繞一詞是布依族語,釋義為美麗或美麗的
     
    簡介
    李云,1964年10月出生。安徽省作家協會秘書長。《詩歌月刊》主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33屆學員,曾有小說,詩歌,散文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藝報》《人民文學》《詩刊》《小說月報原創版》《詩選刊》《星星》《江南》《綠風》《中國作家》《草堂》《北京文學》《雨花》《小說林》《中國詩歌》《綠洲》《詩林》等報刊發表,有作品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征文獲獎并入選多種年鑒和選本,被評為2019年度封面新聞"名人堂"十大詩人,中篇小說《大魚在淮》獲安徽省政府文學獎,出版詩集《水路》,發表電影劇本《山鷹高飛》等,出版長篇小說《大通風云》、長篇報告文學《一條大河波浪》(與他人合作)。
    責任編輯: 葉青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