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詩簡牘】2021年5月卷(總第108卷)《定都閣》

    作者:中詩網 | 來源:中詩網 | 2021-06-10 10:23:25 | 閱讀:

      導讀:編輯團隊:元業、小雪人、老家夢泉、顧念、黎落,本期責任編輯:顧念。永笑、長安肆少等十位作者的詩歌作品上榜。


    編輯團隊:元業、小雪人、老家夢泉、顧念、黎落
    本期責任編輯:顧念

    一、  榜單

    【狀元卷】
    1 永笑:定都閣

    【榜眼卷】
    1 長安肆少:汗珠
    2 顧西決:練習

    【探花卷】
    1 養心蘭:初夏
    2 張艷君:女人魚
    3 龍秀銀:在天王殿
    4 詩者絮語:小滿
    5 彭純廉:空曠的山村
    6 周建好:嫁接

    【同題卷】
    1 尚能飯否:蚯蚓
     
    二 、編輯小記
     

      什么是詩歌?詩歌能帶給我們什么?這是一直以來所困擾我的。
      ——曾玩笑般的評論自己喜歡的詩人,說我喜歡你的詩,讀起來覺得十分美好,但卻說不出來到底是哪兒好。
      ——其實不是玩笑,有時候想想,正是因為這些說不出來的美好,詩便成為詩了。
          是這樣子的嗎?
                                   ——顧念  2021.6.7


    三、上榜作品

    【狀元卷】

    定都閣

    文|永笑

    不要浪費指尖的力量,去遙指遠方的飄渺
    不要偏聽是非,不要動用黑白的力量去理解對錯

    遙望,不需要清晰

    沒有比模糊更能看清時光深處的血腥烽火
    更能看清,這座被宣紙托住
    而又無法著色的北京城

    顧念讀詩:定都閣位于北京城西的定都峰上,千百年來,一直遙遙東望,默默地見證著北京城的起落與變遷。本詩的主題是定都閣,但卻著力于“遙望”,用虛寫的方式,寫出了時光之滄桑縱橫,定都閣之氣象萬千。


    【榜眼卷】

    汗珠
    文 | 長安肆少


    一榔頭敲下去
    一坨土塊碎了,濺起金色淚花
    一輪夕陽,竟也碎了

    一群鳥尖叫著飛遠了
    一只蟋蟀匆匆竄進草間了
    一叢樹椏把遠山涂黑了
    一只手揉揉眼睛,連手指都看不見了

    一陣風吹過田野
    一滴汗珠從臉上淌下來

    咚!

    老家夢泉讀詩:一首小詩既要有寬大的視野,又要有細節的聚焦。其實,后者往往更重要。細節寫活了,大的所指也就隱含期間了。長安肆少這首《汗珠》就是對細節的一次次聚焦,細節的聚焦也延伸出了大的視野觀照。人類勞動,改造了自己、也改造了自然和社會。當然,也在某種程度上打擾了自然界的動物、植物及其它靜物。如何與自然和諧共處是當下的一個熱點問題。也是人類一次次被自然反向懲罰后的反思和回望。當然,勞動是光榮的,和自然和諧共處的勞動也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小詩藝術地呈現了這一意指。其手法也很特別:一是對一開頭句式的反復運用;二是不露痕跡地參入虛實、夸張、擬人、悖論等手法;三是最后祭出象聲詞“咚”,且單獨列行加感嘆號,是對勞動者艱辛的點贊,亦是對異化“勞動”的反思和拷問……


    練習
    文丨顧西決

    為了能夠如魚得水
    我每天要做的
    就是在正午的太陽底下
    一遍一遍地練習
    如何否定事物陰影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
    直到有一天眼底只有光
    只有光明

    小雪人讀詩:詩歌本質上是“抒情言志”,“練習”的敘述看似詩意清淺,實則是它由淺入深地構架完成了口語詩的整體隱喻。文本在提出問題,與解決問題之間留下空間以“言志”:正午下只有“站直”才能否定陰影的存在,身心只有不被外界影響歪曲,順和心志才可“如魚得水”,因此,“練習”則是“每日三省吾身”的洗滌與正身。


    【探花卷】

    初夏

    山西丨養心蘭

    詩人納蘭尋歡說
    “我需要一個女人”

    籬笆上的薔薇花一夜間
    都開了

    小雪人讀詩:一首簡潔中繁復的小詩,讀來詼諧風趣幽默。文本看似簡單的記敘外表下,是作者對于技藝、活力、趣味的恰如其分地把控。作品中初夏的人與物在摩擦中重構,從而喚醒彼此的能指邊沿,蘊釀流動出初夏的風情。
    一首好詩,可能是妙手偶得,更可能是技藝修煉到爐火純青后的順其自然。詩意不可分解,但是,我試圖學習體會作品的匠心獨運:
    1  “納蘭尋歡”,在文本選取這個筆名,可能是其人真有其事,但是,在作品中筆名也成為意象,則是“蘭”喚醒“薔薇花”、“尋歡”不僅喚醒事件,如“我需要一個女人“,也喚醒“籬笆”的物象的情感。
    2 在上述的喚醒中,“詩人”身份的強調增強了喚醒的作用。因為詩歌是一種特別的體裁,任何人與事,進入詩便賦予了更多“隱喻”,則詩人說話更有其身份下的習性。
    3 文本用詞簡約有效力。此如 “一夜間”將“初夏”的時間節點再往細微上推進。第四行,“都開了”,而不是“開了”,則更顯對上文兩小節的統射。


    女人魚
    文|張艷君

    繞過魚市,過毓秀坊,尋竹,問貝
    你把腰線放進孔雀藍
    鳳仙領鏤空小斜襟
    高開叉,小碎步
    光陰屏風為你撤回一圈圈魚齡
    回到貝屋,哦,你想起母語還寄存在螺紋里
    讓魚形鑰匙從耳孔里游出來
    清風擺水,輕叩一扇綠漆閨門

    黎落讀詩:細膩的筆觸,及物的詩寫,有女性詩歌特有的靜雅與含蓄。氣息綿密流暢,用詞干凈玲瓏,尤其喜歡結尾的幾句。


    在天王殿
    文|龍秀銀

    天王殿座落在半坡上,它的對面
    是一個挖掉半邊山的砂場
    “挖機哐當哐當挖石頭,你們誦經
    能夠靜下心來嗎?”
    “權當它敲木魚就是了……”

    女主持說完就關門了
    她把我們和砂場關在了門外

    顧念讀詩:本詩類似于偈語,詩思與禪機交融。雖試圖陳述的仍是明心見性之意,但卻因天王殿的靜和挖機的動,門內的守一與門外的破壞,如此對立,賦予了文本更加深刻的含義。


    小滿
    陜西|詩者絮語


    村莊的脊背汗漬疊加著汗漬
    白得刺眼
    幾只蝴蝶的悠閑緩解了一些疼痛
    鳥鳴散落在田間地頭
    炊煙的漏洞被一一覆蓋
    游子開始思歸
    在北方,麥穗的飽滿虛張聲勢
    很多事情懸而未決

    老家夢泉讀詩:小滿是夏季的第二個節氣,農作物開始灌漿,即將走向飽滿、走向成熟。時下的農村,年輕人大多出外打工,留下一些老弱、婦幼。炎熱的田野里,男的光脊搭衣,女的套個背心,露著雪白的肩膀和胳膊,“汗漬疊加著汗漬”。作者用“村莊的脊背”以虛寫實,并用“白得刺眼”四字補足,一下勾連出我過往的生活經驗,不由得暗自唏噓,非常獨特的意象打造。繼而,經過蝴蝶、鳥鳴(都有虛指,比如兒童的跑動和歡叫)兩個普通意象的過渡,用一句:“炊煙的漏洞被一一覆蓋”,再次將詩意推進高潮。村莊里,不少人家都外出打工了,暮色里已無炊煙冒出,田地也包給了留守的老弱們,這更加重了留守者的負擔,一句獨特的意象打造,儲存了太多內涵,亦有時空的推進,很亮眼的一筆。最后,經過一個跳躍拉伸——“游子開始思歸”,一個推近聚焦——“在北方,麥穗的飽滿虛張聲勢”,一句:“很多事情懸而未決”留下無盡的留白。誰來收、運、打、播?這些都是老弱,婦幼不能完全承受的農事之重。小詩藝術化地為當下農村拍下一幅剪影,也有望存進歷史。由此可知,一首小詩的意象不在多少,關鍵是要能打造出獨特的意象,且要相互觀照,和諧共處,拱衛主旨。


    空曠的山村
    文|彭純廉

    那些民謠舊事,可以用手指頭一個個掰著數
    那些山幾個指頭輪換著翻閱
    夾在山丘之間的平槽
    石磨、籬笆,院壩可以一句句唱出來

    唱累了就叫下五月,翻一翻拇指一樣的后山
    那十里的平槽
    就像個十六開的唱本兒

    其間一只狗
    一個擔柴人
    不經意間,已經從唱本兒上返回半天了

    黎落讀詩:內容與形式結合妥當,有一種冷幽默式的從容和反諷,以及對當下社會生活的關照與寫實性描述。質樸中蘊藏筋骨,且有民調的韻律美。


    嫁接
    文丨周建好

    呈現在世人面前的
    總是蔥蘢和甜蜜

    挨過的那幾刀
    以及切口
    從沒有人提起

    光鮮的背后
    有多少不被人知的痛苦

    而我從農村泊在城市
    是不是一種嫁接

    顧念讀詩:本詩構思巧妙,賦予了嫁接新的含義。末尾二節,雖是提升,但卻有不著力之處,或可有更好的展現方式。


    【同題卷】

    蚯蚓  

    文丨尚能飯否

    “看天上的蚯蚓,那潔白的羽毛,風是聽話的孩子”。
    小鳥說。
    “媽媽,為什么我們兩頭尖,只長肉肉。”

    “孩子,你沒有羽翼,但你可以飛翔,你何必在意,蚯蚓與鳥的差異”

    “媽媽,我怎么飛,我是鳥呀。”
    “孩子,鳥與蚯蚓都是名字,也許有一地方,那里的蚯蚓叫鳥,鳥叫蚯蚓。”

    “飛的理想,在土里,是更深,更廣,更松軟。”
    “嗯,媽媽,我在松軟的大地飛翔,讓麥子伸開翅膀,讓稻草人從云朵里撒下雨滴。”

    顧念讀詩:這首詩就語言來說成人化和邏輯性非常強(對話的內容可以體現),但不影響這首詩歌強大的誘導教學功能。雖則成年人所謂的童詩,往往都是站在成人的立場,覺得孩子應該會如此如此,孩子的想法應該會如此如此——但作品的創作,尤其是童詩,本身就應當具備相當的目的性:啟智,教學,美的誘導等等。童詩之于成人來說,很難寫的有趣生動,這首詩已經做的非常好了。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老房子詩選

      老房子,本名劉紅立,四川涼山人,居成都。中國作協會員,四川省作協第八屆全委會委員
    • 詩人理當沉思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詩人、評論家顧偕評論作品選。
    • 中國:時代力量(組詩)

      湖南省科技廳、湖南省詩歌學會聯合主辦的湖南“高新之光”科技詩歌采風創作活
    • 向邊關(組詩十五)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詩人海田作品選。朗誦:苗博 藝君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