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德麗詩歌及其創作道路的當代啟示

    作者:喬延鳳 | 來源:中詩網 | 2021-05-29 23:08:26 | 閱讀:

      導讀:喬延鳳,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原理事,原《詩歌報》常務副主編,《文藝百家》執行主編,一級作家。


     

      宋德麗集詩畫一體的《心如曠野的鳥》即將出版,她是《詩歌報》的老作者,在詩歌道路上,幾十年風雨前行,繼2019年出版《翅膀上的神靈》之后,這部新著又很快出版,我為她感到高興!

      宋德麗說:“遠方有詩!遠方有畫!遠方無限的風景中,有我生命花朵的綻放!”

      這部新著,正是她以生命追求藝術,為心靈事業負重前行的結晶

      她的詩,自然清新,她的花鳥畫,清秀多姿,她崇尚自然、自由,以純凈之心創作,這與她的精神追求、藝術追求相一致,這也是她生命的寫照。
     

      精神引領
     

      當今詩壇有不少背離詩歌主旨的地方,主要受西方頹廢思潮的影響,除詩歌形式上的非詩之外,就是內容上的格調低下,宋德麗則以自己的創作,清揚了精神引領的重要。

      藝術創造要經得起時間與審美的檢驗,精神引領是一個原則。

      她的這部新著收入詩歌200余首,其中一首《心如曠野的鳥》,起到了提綱挈領作用:

      “睡蓮輕輕合上花瓣/在慈愛的花瓣中入眠/沉默的心房/靜靜守候日月星辰//千萬只鳥嬰叫醒整個春天/羽毛如花飄落叢林/急促的鳥啼如劍出鞘/穿透整個樹林//心如曠野的鳥/飛過天空/飛過山谷河流/綠林中留下/凄美婉轉叫聲……”
      。

      此作共三節,前二節分寫了睡蓮、鳥嬰兩個美麗、純凈的意象,最后以“心如曠野的鳥”,歸到精神和心靈的自由。短短十余句,描畫出了一個純凈、潔白、崇尚自由飛翔的靈魂。

      通讀她新著的全部作品,能夠知道,正是在這精神引領之下,她的作品才具有人民性,具有詩歌的審美價值。

     

      植根云南大地
     

      宋德麗童年便在滇東北的會澤礦山小鎮度過,后來在曲靖從事教育工作,再后來又到北京求學并在北京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工作,往返北京至昆明。

      她雖然在北京中國少兒出版社工作,卻長期駐守昆明,常年奔波于云南的山水之間,始終沒有脫離云南,與云南的紅土地始終保持著血緣聯系。

      她回憶自己的童年時說,“正是這樣的大山,這樣的土地,這樣的河流,養育了我堅強的性格和溫柔外表。”她說:“即使在北京期間,我每一次從京城到云南昆明,都要到我童年生活過的一個礦山小鎮——者海看看,追尋童年的記憶。那里的山很高,幾乎每一座山都有一個名,如:草帽山、駱駝背、茶花菁、支鍋山…… ”

      她寫了紅土高原許多詩篇,皆屬于這一類作品。

      在繁忙的出版社工作之余,她始終堅持著詩歌、繪畫創作。

      她的《草帽山》寫的就是自己童年便熟悉的一座山:

      “金色的山崗像一頂草帽/取名叫草帽山/飛翔的鳥禽穿過陽光/穿過樹林山崗/等待最后一片彩虹/山頂季節交替/轉動的聲音在喉嚨歌唱/天空下/山如一頂頂草帽/交給田野繁忙的農人/草帽晃動種植/整個身子如麥苗生長//草帽下人們的頭顱/盛滿秋的思想/天空下的草帽山/抒發草木的豪情/揮霍鐮刀編織/一個個金色的草帽/流淌豐收的谷粒”

      詩語言質樸、自然,將草帽山的自然風光和山區勞動人民的辛勞都寫了出來。

      她的《石頭敲響的聲音》、《一群孩子》、《命如草》等許多作品,不僅有地域特征,而且也都對勞動者、對山區孩子,充滿著感情:

      “村莊在山下/山與山的距離/如此遙遠/人們面對大山/練一副好嗓//在烏蒙山上/歌聲穿過山石震動山谷///山里放羊的歌曲/敲響每一塊石頭/每一石頭都刻下山村一個個古老真實的故事//在烏蒙山上/在紅土高原/傳唱著每一塊石頭/敲響的聲音……”(《石頭敲響的聲音》)

      烏蒙山區的牧羊人,敲擊山石的簡單動作、聲音,給人們留下了難忘的記憶。

      她擅長于從日常觀察、體驗中擷取生動細節來表達,詩中出現的形象真實、活潑而生動。《一群孩子》就是這樣:

      “嫩綠的小手透過陽光/水里赤腳的一群孩子/快樂得像一個個小神獸//小哥哥使勁踩/水花濺起/妹妹小心被滑倒//拍拍水淋淋的泥褲/興奮和驕傲/掛在歡喜臉上//小妹妹/跟在這泥褲后面/小心地跑/兩條小辮飄風中”

      踩水、泥褲、滑倒、小辮、皆特寫鏡頭、細節,將山村孩子的淳樸、天真、友愛,都寫了出來,她對生活的觀察、體驗、感受,我們從中都能分析出、感受到。

      另一首《命如草》這樣寫道:

      “山里的孩子/滿身都是泥土/放羊時臉上腳上沾滿青草味/水塘邊放雞鴨/泥塘里捉蝌蚪和小魚/大雨時跳進水塘/荷葉下躲雨/快樂自己世界//山里的孩子掙扎的活著寒冷時喝姜湯/生病時老人采摘草葉泥土做藥/生命在草葉中煎熬/生與死抗爭中/巫師咒語如蒼天的安排/孩子的命如一根草/ 掙扎活在山里”

      同樣對山村孩子充滿了同情、贊美,這些孩子的生命如草,他們也正是用草藥、泥土,維護著自己的生命。沒有對民眾的一顆善良、同情的心,寫不出這樣的詩篇來。

      而《象腳鼓》則寫了一位殘疾的傣族姑娘:

      “云南西雙版納/一個傣族姑娘/從小用錯藥終身聾啞/從此聽不到任何聲音/也不知人們說話的音調/安靜 哭泣像巨大烏云雷雨籠罩她/節日里人們手拍象腳鼓載歌載舞//那些有節奏的舞蹈/那些不斷變化的口型/如閉攏和綻放的花朵/在她身體里升騰/她手拍象腳咚噠、咚咚噠/無聲語言好像河流中/蝌蚪一樣的音符/流淌心中……//每天手拍象腳鼓舞蹈一生/沒聲音、有顏色、有表情……//音樂是舞蹈靈魂/象腳鼓咚噠、咚/在血液中流淌/鼓聲伴奏渲染/舞蹈妙曼與奔放//多年以后優美的舞蹈《雀之靈》《千手觀音》/聚焦萬人目光/一個美麗耀眼的奇跡/舞臺中央的觀音化身/低眉頷首合掌凝神/千手觀音/牽手天下慈悲的愛”

      用細節、特寫、心理、比喻、象聲等、寫出了這位傣族聾啞女孩不屈服于命運的精神。

      她還把許多各地的見聞,擷取進自己的詩歌創作里:

      如《鳥王》:

      “在云南滇池海埂森林公園/有一群斗鳥的人每天提著鳥籠/把愛鳥的聲音掛在樹枝上/聽鳥兒比賽歌唱/美麗的鳥王頭戴紅冠身穿漂亮的羽毛/婉轉的歌聲在樹林回蕩/主人驕傲地讓鳥王/參加了三場斗鳥比賽/連獲冠軍/有一天來了一只英俊的雄鳥參賽/雄鳥撲飛猛打/鳥王拼命用盡招數/對打斗毆躲閃中,輸在雄鳥的翅膀下一息俺俺/在生死搏斗中/英俊的雄鳥獲得了冠軍/鳥主人把愛鳥帶回了家/安撫著鳥王失敗的傷痛/喂它最愛吃的食物/希望把傷養好繼續參賽/鳥王數日不吃不喝/蜷縮的羽毛失去光彩漸漸飄落/在容譽和桂冠中/最終絕食/剛烈地死在/雄鳥的面前”

      鳥王的形象,具體生動,令人難忘。

      而《哨聲》同樣這樣:

      “一個老人手提一個袋子/身穿褪色藍布衣/每天日行數里/到滇池邊喂海鷗/特殊的口哨聲/親昵的歌調中/飛來一群群紅嘴鷗/拋撒鷗糧、餅干、面包/?紅嘴鷗翻飛白色翅膀/停在他的頭上、手上,伴隨他回家……/親密的紅嘴鷗/起舞在口哨聲中/飛向屋宇 飛向天空/第二年不見老人/鐘情的紅嘴鷗/天天尋找口哨聲/天天盤旋守望/希望呼喚中遇見/吉祥的神鳥/帶靈魂西去/長久停在屋頂為他守靈/鳴叫聲聲/唱出一曲/人間哀婉的情歌……”

      一位愛鳥的勞動者的形象,通過事件寫得十分鮮明。

      這幾首皆屬小敘事詩。

      她將一些廣為人知的事,采擷進自己的創作中來,贊美了勞動者善良、愛護鳥類、維護自然的品德。

      深刻觀察、體驗、感受生活

      宋德麗善于從日常生活中捕捉詩情畫意,《燕子》就是這樣:

      “春天一只小燕子/飛進了我家/燕子回家吉祥/它順屋里轉了幾圈/預報春的到來/我推開窗讓它飛走/它見我躲閃恐懼逃跑/翅膀往玻璃窗撲//此時窗外鳥叫聲/燕子呢喃呼喚聲/眼里樹林草地蟲子的誘惑/放大了它飛向大自然的欲望/順著打開的玻璃窗囗/它幾經折騰飛向了樹林//燕子飛來/透明玻璃窗折射它的模樣/它神奇的翅膀穿過春天/給人間帶來喜悅和感動”

      她從日常生活中擷取了幾個鏡頭,寫出了燕子對春天、對自由的向往。

      《紅嘴鷗》則源于對紅嘴鷗的仔細觀察、體驗:

      “每年入冬前/一群群紅嘴鷗/從西伯利亞飛到昆明滇池//飛翔的姿態低過天空/低于蘆葦草/掠過水面露出白色翅膀//冬天溫暖的陽光/迎接這些白色精靈/鷗糧、面包溫暖了紅嘴鷗的生活//天空、云朵和海鷗/成為一道美麗風景//天空更低 沉如水底/海埂大壩上/海鷗的叫聲/人們的歡笑聲/蕩漾水中”

      寫出了白色精靈——紅嘴鳥,與人類的和諧共生。

      坐在搖籃邊,也有詩情詩意,《另一種體會》她這樣寫道:

      “坐在搖籃邊/看他的酣態/一組組風景升起//眼里的陽光未染纖塵/空茫的宇宙捏成一只萬花筒/閃爍自己的世界/新新鮮鮮讓媽媽驚奇又欣喜/色彩和意象 似山中的泉水/緩緩流動/空中的樹木 葉片 花朵/黏著他甜甜的笑聲/ 它純潔鮮艷更動聽”

      童心母愛,母性心理,細致準確,躍然紙上。

      冬天里堆雪人,同樣是日常生活,她《雪人》一詩,靈動而富蘊含:

      “站在厚厚的泥土地上望你/我聽見了雪花/隕落之前/最后一聲嘆息//雪人長長的睫毛/

      噙著季節的淚滴/潔白明亮的瞳孔/清澈著迷惘//溫柔地注視中 雪人/已在我迷離的淚眼中消失”

      這首現代詩,寫出了雪人命運的短暫、凄美。

      雪花嘆息什么呢?是嘆息離開了天、生命結束了,還是寓意雪塑的雪人,生命也一樣短暫? 淚、迷惘,將雪人的純潔、無辜寫出。 短短幾句,“我”、“雪人”、“雪花”都寫到了,“雪人”、“雪花”的生命用了擬人,它們的生命是“我”心里的,三者在讀者的心中眼中,都純凈潔白。

      雪人神態如生,外物融入了作者的主觀精神,客觀外物主體化了,這個意象是融入了作者主觀精神的新鮮意象。
     

      清麗自然的詩風
     

      宋德麗的詩作,語言清麗、自然,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充滿著個性,這與她的性格、她的文學素養和長期從事少兒文學工作,密切相關。

      她用詞簡約、字義跳躍性大,看似簡單的字詞組合,實際蘊含著作者的精神與情思。

      從她兩首與詩歌創作有關的詩篇中,我們就能夠深切感受到她的精神世界、內心世界和她的語言風格:

      《給孩子》這樣寫道:

      “孩子的脈管里滴滿了/我的血液 我的熱情和靈性/我的手臂是他成長的道路//當孩子走出手臂/ 在地上奔跑時/ 他的眼睛 頭發和思想/大片大片地生長起來//在茂盛拔節時/他探索著自己的道路/并且懂得如何做人/如何活著”

      作品中母親內心的感受、孩子的成長、人生許多道理,都概括進去了,寫得深沉又富于詩情。“我的手臂是他成長的道路”,比喻雋永而形象,“手臂”一個舊詞,便有了新鮮感和普遍意義。

      《風吹紙片》這樣寫道:

      “一個人如一本書/風吹開一頁頁/留下嬰兒啼哭聲/柔軟脊梁長成挺直腰/支撐生活的全部/身體硬朗如鐵鍛打一生/奔跑的腳步呼風喚雨/留下爐火純青//山鷹飛翔天空/帶著一生夢想/穿過一座城/身體的聲音穿透宇宙/聆聽人間草木燃燒的火/生命如紙化為灰燼/一本書燃燒的重量與生命重疊/一陣風吹散原來的姿態/留下最輕的廢墟/堆成最重的泰山”

      同樣寫了詩歌創作、飽含著精神,其中的嬰兒、煅打、山鷹、火焰、生命灰燼、廢墟、泰山等詞的選擇,都體現出了主觀精神客體化,詞語的選擇,皆融入了作者的主觀精神。其中“山鷹飛翔天空/帶著一生夢想/穿過一座城/身體的聲音穿透宇宙/聆聽人間草木燃燒的火焰/生命如紙化為灰燼”,將自己幾十年來艱難曲折的人生道路和內心的情感,皆融入了其中。細細體味,就能夠辨析出詩的豐富的內蘊和作者精神世界的色彩。

      《孤獨的淚》同樣如此:

      “我用雙手觸摸詩歌/日子被一頁頁翻過/書寫的紙往前躍動/生活的坎碰撞魂靈/在格子和灰燼中燃燒//一場落花的詞語/把我化作一張紙/順水飄流/穿過豐潤裸露的胸膛/被雙手一點一點掏空/手捧一片片花瓣化為灰燼埋入土地/在泥土中流淌孤獨的淚”

      從中我們能夠觸摸到作者靈魂的飄動和心靈的脈搏,也能看出她用純凈的語言,寫著眼前的風景和生活,寫自己的精神和內心,這些與她自然清麗的語言風格,皆相一致,相統一。

      宋德麗在《我的憂傷 不敢回憶》一文中這樣說:“美是一種致命的武器。我致命的武器是幻想的傷。我一直在幻想的傷中歌唱。傷感的歌聲,使我對往事有悠然而生的一種親切思念。我的傷,像一朵灼人的紅罌粟,傷至骨質。”

      從本質上說,詩歌創作和詩歌審美,都是主客觀相統一的。

      從她以上所寫的這些與詩歌創作相關的詩篇中,我們能夠細細領會作者內心的隱秘世界、主觀精神,是怎樣融入了她的詩歌意象、詩歌創作之中。

     

      為了中國新詩的民族化、大眾化、現代化
     

      宋德麗以純凈的精神引領,進行著藝術創造,她的詩歌沒有沾染上一點當今詩壇的不正之氣,她的詩風自然、淡雅、清麗,讓人讀了得到精神上的升華

      她很善于汲取現代表現技法,來進行自己的詩歌創作。

      《放輕腳步》就是一首運用現代技法寫得詩情畫意的詩:

      “放輕腳步/不要驚醒童話中的女孩/翩翩起舞在花叢夢蝶中//浪花朵朵開放著藍色的夢/散發神秘光芒/紫色的花朵/蘊藏著美麗奇妙的天國/一個個童話故事/彌漫幽香//溫暖的春風中/飛舞著繽紛花朵/一個女孩在秘密花園中做夢/流連往返//放輕腳步 不要驚醒/翩翩起舞在花叢夢蝶中的女孩/美麗的童話世界/徜徉出美麗的夢”

      女孩子的夢境,寫得美麗而神秘。

      這些詩,現代色彩濃,現代表現技法運用到了創作之中,內世界外世界都有。

      而寫鄉村、紅土地、山野孩子們的詩,則傳統多一些。這些在具體閱讀時,我們就能體會得到。

      她的近作《身體里的燈》、《鹽》、《節奏》,運用用現代技法就較熟練,現實或歷史感都強烈。

      《身體里的燈》這樣寫道:

      “隔著紗窗/燈晃動在身體/打開身體里的燈/挽起頭發/整理零亂的筆記//放慢時間以狂野的姿勢/讓火焰從頭到腳燃燒/思想在最深的尺度探尋//閱讀春天的詩人/三月桃花/一朵一朵開放血與水中/時間在身體內放縱/隱藏萬物萬靈//燈光散發萬卷書的香氣/一遍一遍閱盡人間甘苦/透過滾滾的麥浪/金黃源頭溶化茫茫冰川/抵達行萬里路的腳步”

      自我感覺、生命、創作,都融于詩中,空靈、富于蘊含。

      《鹽》這樣寫道:

      “鹽的顆粒散落傷口/如鑄鐵的微火鍛打全身/磁性與天地融為一體/喊鹽的聲音如神 /創造了奇跡/云南黑井古鎮的貢鹽彌漫水中/厚厚的鹽穿越山谷河流拋灑大地//燃燒的火焰中/那些思念鹽的人/化作灰燼埋入泥土/紛紛揚揚的頌詞/如三月桃花/開滿失落的鹽都//承載千年的滄桑融化馬幫托鹽的蹄聲”

      寫云南的黑井古鎮,歷史、地理、人物、風情,都呈現作者眼前,表達富于個性,現代感與歷史感交融在一起。

      《節奏》這樣寫道:

      “窗與窗相望 / 門與門相對/一幢高樓/家與家的不同/被整齊規劃/彌漫城市水泥的青灰色//廣袤的城市浮出水面/車水馬龍 機器轟鳴/浮燥的心 左右顧盼/尋找自己安靜的24小時//快節奏編織生活/人們神情恍惚/面目模糊穿過高樓/出入住宅 天天見面/ 形如陌生/ 一個個冰冷的身影穿梭街道/繁忙疲憊卷走人情世故/加速人與人陌生的世界”

      現代都市生活中人的孤獨、陌生感,寫了出來,手法有別于傳統。

      這些,都體現出她為中國新詩現代化所作的不懈努力。

     

      宋德麗詩歌道路的當代啟示
     

      宋德麗說:“藝術——詩歌及其創作是我靈魂的歸屬,是我內心的黃金和淚水。”

      她又說:“一顆敏感的心靈,面對大自然的感知,對愛的感知是不會遲鈍的,我常常讓自己具有一個博大的胸懷,讓善良之心、美好之心、道德之心永駐。”

      宋德麗以自己的創作道路,以自己的作品,為我們提供了以下認識:

      詩歌不能脫離社會生活的土壤,詩歌必須有高尚精神的引領,詩人要有博大的胸懷,詩歌創作要有不懈的執著的追求。

      宋德麗的詩歌道路,對于我們獻身詩歌事業和藝術創造的人,具有現實的借鑒意義。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老房子詩選

      老房子,本名劉紅立,四川涼山人,居成都。中國作協會員,四川省作協第八屆全委會委員
    • 詩人理當沉思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詩人、評論家顧偕評論作品選。
    • 中國:時代力量(組詩)

      湖南省科技廳、湖南省詩歌學會聯合主辦的湖南“高新之光”科技詩歌采風創作活
    • 向邊關(組詩十五)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詩人海田作品選。朗誦:苗博 藝君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