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沅江(組詩)

    作者:劉喜良 | 來源:中詩網 | 2021-04-13 21:52:44 | 閱讀:

      導讀:親愛的家鄉啊/撫摸你每一寸肌膚的時候/所有被你孕育的靈魂/是否都在感恩、謳歌/或者懷想?——題記

      作者簡介:劉喜良,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湖南省詩歌學會會員,湖南省電影評論協會理事,湖南省沅江市作家協會副主席。
     
      胭脂湖街道

    每一次來這里,我都會倚著這扇沅江南大門遐想
    那位名聲在外的戰國美人、愛情傳說與胭脂芬芳
     
    這塊沃土里,種植有蔡杰、徐植南等烈士堅硬的骨頭
    另一個值得驕傲的靈魂,皮菊秋烈士,尚在異國安眠
    這塊沃土上,紅燈籠的桔子擠滿鄉土味的農民詩歌了
    中華詩詞之鄉,像極了下里巴人的里程碑。我還曾
    在那棵古樟的庇蔭下,觸摸過周維寅別墅墻壁的斑剝
    傷心蘿卜、知青之家、逢七集市以及正在出味的辣椒小鎮
    胭脂湖所有的往事與憧憬,都孵化成洞庭鄉愁
     
    更名以后,我們還是習慣叫你三眼塘的曾用名
    好在“荷葉塘蓮花塘蓮子塘荷葉蓮花蓮子三眼塘”的絕聯
    至今沒有曠世才子,能夠工整地對出你的前世今生

     
      瓊湖街道

    從鄉村潛入這里多年了,我每天揣測的這座城府
    被手牽手的五個湖攔腰抱住,高樓和道路縱橫瘋長
    車流、人流淹沒湖心路的黃昏后,景星寺的檀香、禪韻
    以及海印詩文,日復一日洗滌躁動的和歸于平靜的靈魂
     
    瓊湖書院的瑯瑯書聲,已經一浪又一浪蓋過洞庭濤聲了
    赤江喚渡的憂患詩人,他的船和魂還走在歷史風雨中
    我記不清多少次小憩于傳說中的昭烈古城、臥龍墨池
    李氏書屋和狀元橋了。當萬子湖漁網撒向五湖四海的時候
    南洞庭漁島幾經浮沉,像白沙銀魚與小河咀鷺鷥的多舛命運
     
    慶云山拴馬樹還繁茂地活著,三巷口的燕子瓦卻都飛走了
    老街、水西門和老渡口的喧囂早被湖風收割干凈
    沅水入湖口上的兩座橋,終于打通這里的任督二脈
    沿湖棧道散步,逛地攤,品漫酒,釣殘陽,收快遞……
    與宜居相關聯的這些小幸福,一茬茬向你我傾訴

     
      新灣鎮

    穿越白沙河,赤山厚土迎面供奉新灣里的神奇
    蠡山,光陰已擦出這個名詞古陶瓷的光澤了
    商圣小鎮從史冊王者歸來,還捎帶一段泛舟洞庭的愛情
    那棵古樟揮動九臂,用一千一百年時光打開了楊閣老夢想
    明末重臣楊嗣昌、烈士熊珊、國學大師張舜徽……
    他們思想的光,都隱喻在芬芳綻放的十里荷塘
     
    我一次次叩問龍虎山,膜拜云風寺
    聽金雞嶺上哦吟黃卷,啼亮青燈。我一次次
    翻越這些紅色的山頭,窺探茶關的密碼,湖汊的清秀
    這里,《桔頌》總是在秋天響起,桔子們云集
    它們是舉過頭頂的祭品,獻給陵園里安息的英雄和平民
     
    沿著益南高速一路奔跑的新灣,應該還會有許多驚喜
    因為他們總是揮舞秦始皇的趕山鞭,策馬而行

     
      南嘴鎮

    一路向北到南嘴,我與澧水聊了往事和流向
    南嘴,新灣,是居住在赤山島上的兄弟倆
    一個古香古色的蠡字,都是他們的曾用姓名
     
    澧水只是吻了一下這里的山嘴,便撕成了兩帛
    G234和益南高速,將赤山島身體交叉看了個透
    南嘴的嘴上,叼著赤山監獄和赤蜂農化
    一邊轉化罪犯,一邊生產農藥,兩者間沒有任何秘密
     
    緊挨香爐山的生態濕地:目平湖、畔山洲,趙公湖……
    香爐山其實沒有香爐,這些年只是將綠水青山
    敬奉到了出神入化的高度。還有樟抱臘愛情
    像十萬年不爛的那塊石器,羨煞了這塵世眾人
    我拍了拍這棵奇樹,順便拍了拍明珠一樣的南嘴
     
    世界最高女子曾金蓮,還在島志市志里頂天立地
    我收藏的那本《神奇的赤山島》開始褪色了
    但島上的風水,像品改后的柑橘,愈加甜潤、蔥蘢

     
      草尾鎮

    從雪峰山余脈的赤山上展翅,我必須擁有一羽鳥的視角
    將大通湖垸瞰成一幅圍墾農耕的遼闊畫卷
    將洞庭湖沉積平原盯成一冊現代農業的浩繁經典
     
    第一頁,沾一沾青草湖水,我翻開了湘北重鎮草尾
    這個卑微的名字,卻承載了農業革命的厚重
    土地流轉,像東去的赤磊河,滋潤蓬勃的水稻、油菜和葡萄
    這里的大棚宮殿,將四季蔬果寵成公主王子的模樣
    成群結隊的稻種,在布谷鳥的吆喝中趕往育秧工廠參加培訓
    蝦稻,巨人稻,盧青年大米,水稻種植合作社……
    草本作物的稻谷,堆滿了農業典冊的每一個章節
     
    草尾還有許多草根人物的故事,獨自成篇
    在土地根部探究高深生物前沿秘密的白發老人
    在城市溜達一圈后,回鄉與水稻結拜為兄弟的大學生農民
    癱瘓在床四十多載,用半截身體寫出驚世詩聯的普通村民
    食過草尾煙火后成為商界驕子的大同知青……
    小南京小香港的草尾,樂漉線第一筆就狂草了水鄉的驚艷

     
      陽羅洲鎮

    魚獵謀生的陽姓和羅姓先祖,扎根這片洲子之后
    陽羅,你的名字更像和美的象征。塞陽運河這一撇
    開篇即是遼闊,將廣袤田園書寫得無比酣暢
     
    我必須飽含深情為這塊土地預留最溫暖的詞匯
    寶三,七子浹,瓦崗湖……總會有一個刻骨銘心的地方
    收藏了我生命中最寶貴的那一部分:青春時光
     
    這方富含營養的水土,孕育稻、麻、蓮、魚和勤奮的人民
    當年的陽羅西瓜,還在干渴的記憶里甜度不減
    陽羅面皎潔、芬芳的面容,是扯不斷理還亂的溫柔鄉情
     
    陽羅,陽羅,一次次喚你鏗鏘的名字,我就會滿心歡喜

     
      四季紅鎮

    安化柘溪,水的聚集是一場能量盛宴
    而大山里最后的筵席散了,他們必須割斷老家的臍帶
    只帶著血液與基因去往他鄉。于是湖區這方重生的荒地
    用四季紅冠名了一種山水交融的個性
    鄉音不改,被移植后的鄉情坦蕩、耿厚、率真
     
    移民,其實是讓生命異地淬火、鍛冶
    骨骼才會有足夠的硬度,將異鄉修煉成家鄉
    將荒洲上輕佻的狗尾草修煉成沉甸甸的稻穗
    將饑餓的日子修煉成谷酒、豆腐和魔芋,物阜年豐
    大把大把的黃豆,化腐朽為神奇后
    四季紅腐乳,被修煉成食界圖騰:中國地理標志產品
     
    在移民鎮,所有的艱辛與苦難,都會在堅強中發酵
    都能修煉成一種向善向上向美的精神

     
      黃茅洲鎮

    赤磊洪道與塞陽運河,一撇一捺,描畫了你水彩的模樣
    古文化遺址舞臺之上,楊幺等人曾高擎寶劍威武登場
    子母城,曬袍嘴,馬良山,蓼花洲……英雄終將謝幕
    征衣、戰馬、糧草以及母子情長,都歸隱于史冊荒洲之中
    樂漉線與黃茅洲大橋,重新格式化了大農業版圖
     
    一座滄桑船閘扼守洲頭,訴說洞庭湖歷史的沉浮
    稻谷,蔬菜,水果,還有魚和成群的牲畜們
    簇擁中國苧麻之鄉招牌,見證這塊熱土上農業的榮光
     
    民心村的桃花向美麗鄉村表白愛慕以后,每一處田壟
    每一畦菜地,每一座池塘,田園與風景攜手
    勞動與智慧聯姻,為這塊土地,鋪陳萬里錦繡
     
    黃茅洲的黃,是稻谷的黃,是金子的黃,是希望的黃

     
      南大膳鎮

    南大膳,北大膳,勝利者擺下的筵席,經久不散
    像天星洲遺址的古文化,像古陶罐里的酒,歷久彌香
    我饑餓的童年、少年,被南大的膳吊足了胃口
     
    我的故鄉南大膳,錫安鄉和湘陰十八區的乳名
    連同東洞庭湖最早的支部,幾乎被鋒利時光割碎了
    在發黃的志書和昏暗的記憶里,只能找到零星殘片
     
    而今盛世,南大美食大膳天下。烏鱧剽悍走南闖北
    美食文化街酒幡,五門閘湖鮮,蔡娭毑土菜
    省百強鎮這道膳食,向天下食客和盤托出
     
    東蕩村人秘制的詩歌,已戴上阿拉斯加的王冠了
    憨態可掬的北堤外老柳樹,草原風的南堤邊濕地
    南大膳的顏值、芳香和美味,在湘楚文化里傾情呈現

     
      漉湖蘆葦場

    在湖里,在洲上,在響口,在水與水約會的地方
    濕漉漉的漉湖,用水滋潤了一個水靈靈的名字
     
    洲土覆蓋了五千三百年的石城山,古文明還在酣睡之中
    白發滿頭的蘆葦,一年又一年拂你不醒
    高大威猛的三葉草風車,絞盡腦汁呼你不醒
    麋鹿奔跑入夢,珍稀鳥振翅入夢,江南第一葦場入夢經年
    漉湖,一半在洲土,一半在水媚,只有生態干凈的靈魂
    已突破下塞湖欲望的重圍,回歸國際濕地的名份
     
    曾經天南地北的砍葦人,曾經的洲上繁花
    曾經傳奇的漁獵,熱鬧的魚市,都被湖風刮走了
    漉湖特大橋正開跨巨人的步履,觀鳥的人會來
    麋鹿常來,清風徐來,蘆菇張耳傾聽,生態之旅腳步漸近

     
      茶盤洲鎮

    這偌大的洲子,在洞庭湖浮沉數千年
    它的神秘,隱藏在大溪古文化的章節之中
    層層湖泥,寸寸光陰,將繁華與真相密封太久
    玉竹包,佛寺,玉器、石碑、陶瓷和傳說
    它們率先醒來,成為重返人間的信使
     
    四十二年農場,農墾文化揮淚合上了卷宗
    茶盤洲上,曾經熱氣騰騰的紙廠、糖廠、紡織廠、修理廠
    像一杯杯濃茶,醇香陣陣,讓農墾人愛不釋手
    那場茶會散了,撤場建鎮二十年,茶話當年
    創業是一杯醇厚、清亮、勁道的茶,也讓人沉醉
     
    走進茶盤洲,走進玉的故事,喝過玉竹寺的香茶以后
    我徘徊在洲垸博物館,與云集的老舊物件互訴鄉愁

     
      泗湖山鎮

    念你山水俱備的名字,仿佛在念被水洗濯的詩韻
    從龍山古文化起句,舜帝南巡,重華故城,長壽寺
    王者之氣通貫古今。石子埂和青天坪那一聲斷喝
    楊幺威儀尚在,王者與平民共享了朗朗乾坤
     
    清末民初回鄉興學的譚雄,用禮樂詩書打開了鄉野混沌
    草廬奇人李曲江,一壺溫了老酒,一拐撐了夕陽
    一思一慮之間,將詩聯隨口一吟,世間便電閃雷鳴
     
    風雨過后,泗湖山晴了,田疇深處,稻蝦共生
    魚兒肥了,北港長河銀光奪目,光伏陣像遁甲奇兵
    天地對視之間,陽光如一枚枚金幣,嘩嘩涌動

     
      共華鎮

    赤磊河,蒿竹河,南洞庭,水以大大咧咧擁抱的方式
    繁衍了這塊沉積的土地,所有的事物,共享繁華
     
    總會有一串被水供養的名字陣列,像簇擁的色塊
    黃土包、白沙洲、紫紅洲以及八形汊、魚口子、新港子
    生動的構圖,讓魚米、麻作和蔬果充填其間
     
    與大地繁華共生的詩歌,像倒插的楊柳,葉茂絮飛
    白沙洲泥土的韻律,曾在人民大會堂和中南海淺唱低吟
    踏進水稻田的泥腳桿子,也能發枝,抽穗,結滿詩歌
     
    輕輕走進共華,賽過詩后,我的心地綠色蔥蘢,五谷豐登

     
      南洞庭蘆葦場

    蒹葭蒼蒼的葦場,也曾是刀光劍影的戰場
    更鼓臺一陣鏗鏘,上封港、岳步塘旌旗獵獵
    火燒坪、血湖場、半邊甲……英雄的氣血橫貫江湖
    烽煙湮滅,史冊留香,滄浪與風常在這里嘮叨那些盛大氣象
     
    魯馬湖,萬子湖,東南湖,昨天的名字依然溫暖
    漁樵往事,將在老刀湖,楊柳湖,澎湖,西汊湖沉淀
    新沙洲,五花洲,拐棍洲……許多事物將從這些洲子逃走
    扎紙、木雕、打船等民俗,尚在水的圍困中掙扎
    大愿,佛寺,他們從葦場出發,用宗教普濟塵世
     
    浮橋是一節骨頭,斷了又接,接了又斷,
    我的詩歌曾在這里苦渡,渡人,渡車,渡夢里乾坤
    渡,是畫在葦場額上的一道靈符

     
      沅江高新區

    我像洞庭的麻雀,飛了一圈之后,從太陽鳥碼頭上岸
    在高新區尋找愛巢,所有的風浪已扔在身后
     
    鋼結構廠房,混凝土道路,園區最堅硬的身體里
    孵化船舶結隊遠航,養育的大漢,巨臂招手向遠方
    中聯重科攪拌車舒展一下身子,每一座城市都會激動顫抖
    服裝產業園的機械剪,已將隔壁辣妹子的嫁妝精心裁剪
     
    工業,將傾城的婚宴預備好了,我們沅江
    誠邀普天之下的親朋,為愛和相遇——舉起酒杯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記一次臺風(組詩)

      馬興,原名陳馬興,廣東湛江人,金融財務碩士研究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深圳市龍華區作
    • 蛙鳴與花朵(組詩)

      馬興,原名陳馬興,廣東湛江人,金融財務碩士研究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深圳市龍華區作
    • 2021年5月下半月中詩

      論壇精華編輯工作組出品。組長:徐一川,編輯:身后眼前、茂華、顧念、馮歌、琉璃姬
    • 短詩24首

      陳先發,1967年生于安徽桐城。1989年畢業于復旦大學。現任安徽省文聯主席。主要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