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南(組詩)

    作者:宋長玥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12 15:29:34 | 閱讀:

      導讀:新詩快遞


    宋長玥,青海人,中國作協會員。先后在《詩刊》《人民文學》《星星詩刊》等國內100多家報刊發表詩歌、散文1300余首篇,部分詩歌入選數十部選本。出版詩集4部、散文集4部(其中一部合著)。獲二十多項文學獎勵。


    貴南牧場:正午
     
    一個故鄉是太陽,
    另一個故鄉是月亮。
     
    曠域的城。向南的無名花冠獻給更南的男子。
    神讓他遇見:雪山的銀樽
    靜立原野,第一杯盛滿大地的深情,
    那么藍,那么深。
    第二杯天空深遠,男子飲盡
    吞下虛無。
     
    遠方究竟有多少蒼茫,
    神開示他。
             2020、10、5
     
            貴南的黑青稞
     
    神說,這是我的孩子。
    神說,這是雪山下最美的宮殿。
     
    神把它賜給母親。賜給麥草燃起的火焰。
    賜給鐵鍋中翻滾的牡丹。
    神禱告:每一個生命都是卑微的,
    每一個生命都會被召去看自己的功過簿。
     
    這人間最甜的黑乳汁,
    養活我。
    被它撫育的心是鮮紅的,每一天裝滿了悲憫。
        2020、10、6
     
           去貴南牧場的路上
     
    西風騎馬,
    我在路上沒有看見。
     
    黑青稞還遠,
    它的歌聲叫醒我:蠶吃桑葉吐絲哩,
                    緞子上織花兒哩;
    睡到半夜里想死哩,
                    心尖上扎刀子哩。
     
    那時,太陽領著我
    剛剛經過一個叫過馬營的草原小鎮。
    遠處的心里話
    誰也沒有聽見:半個兒藍天半個兒云,
    半邊個燒紅著哩;
                  半個兒肝花半個兒心,
    半個兒想誰著哩?
          2020、10、6
             
    貴南牧場:夜晚
     
    月亮趕路,
    地上的碎銀子,有一塊兒是我的。
     
    每天有一只藏羊老去。放生以后
    它在雪國獨自稱王。
    最初的主人被禿鷲帶到天上,他的一匹黑馬
    不是黑夜;
    他的一匹雪青馬,不是黎明。
    現在,只有風是騎手
    它翻過雪山
    把那一塊兒碎銀子
    放到我的懷里。
    這一段行進的時光,過馬營夜晚寂靜。
     
    星星點亮了燈盞。
    神說,難道他沒有發現你孤苦伶仃
    給你指示歸宿?
    2020、10、7
     


         聽一個男子講述貴南牧場的歷史
     
    有些人走了,
    他說,有些人還留在那里。
     
    走的人去了西寧,
    甚至更遠的地方。
    留下的人守著青稞地,
    把自己種進去。
    那些年
    命運另有所愛。
     
    他說,漫長的掙扎從青稞開始;我們的未來在想象中奔跑。
    大地上蜷縮著守夜田的父親
    他們在一場風里守護兒子,在一片雪中照料女兒。
    如果有一粒穗子表達愛,
    所有的心都在顫栗:那些活命的糧食
    每一顆藏滿了茫然和驚喜。
    他說,那時已經多年,我們接納生活賜予的痛苦,同樣不能忘記命運的恩澤。倘若還有選擇,忘記或寬恕都不是答案。唯有粗糲的日子,才是高原上永恒不變的背景。看,荒原遼闊的祭壇上矗立著無數身影。
     
    而接受天賜的人還在貴南,
    散落四方的人還在四方。他們經歷不同的苦難
    沒有多少人知道。
      2020、10、8

    圖片拍攝:楊廷成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