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言 童語 童真 童趣

    ——評譚五昌主編《2020年度中國兒童詩精選》

    作者:馬麗 | 來源:中詩網 | 2021-07-31 | 閱讀:

      導讀:北京師范大學中國當代新詩研究中心主任、著名評論家譚五昌先生,可謂中國詩壇的杰出貢獻者。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當代新詩研究中心主任、著名評論家譚五昌先生,可謂中國詩壇的杰出貢獻者。

      他每年編選《中國新詩排行榜》、《中國新詩日歷》(又名《每日一詩》)、《青年詩歌年鑒》,為世人交口稱贊。

      今年,他繼續開疆拓土,主編了一部年度優秀兒童詩選本——《2020年度中國兒童詩精選》,該書不久前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該書不但推出了許多名家創作的美妙動人、天真無邪的兒童詩,為讀者帶來珍貴而難得的純美體驗。更有價值之處在于,他希望發現具有詩歌天賦的少兒詩人,將這些天才詩人“抓住不放”,鼓勵他們堅持創作,為未來的中國詩壇作出貢獻。

      他感嘆于兒童詩人作品的奇思妙想、天真情趣、巫性語言、魔幻意境、原始思維(神話思維)。該選本對2020年度創作與發表的優秀兒童詩作品進行集中展示,充分彰顯了2020年度中國兒童詩創作的思想和藝術風貌。

      首先,這本兒童詩集題材豐富、主題單純、積極向上、充滿真、善、美,表達了對祖國、親人、自然、生活以及對世界上一切美好事物的熱愛與贊美。

      這部兒童詩選表達了詩人對祖國的熱愛之情。例如,《生日快樂,祖國》、《中國力量》等詩歌,充分表達了作者對祖國的深深眷戀和熱愛。

      這部兒童詩選關注了當下的疫情。例如,李周洋的詩作《今年合照怎么微笑》,重點揭示疫情中人們樂觀向上的生活態度。“鏡頭里全是大口罩/罩住了我們上揚的嘴角/可是罩不住/我們彎彎的眉毛/和眉毛下瞇成的小彩虹/一道 一道/一道道”。

      該書還反映了留守兒童問題。例如,姜華的詩作《想媽媽》這樣寫道:“媽媽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打工/每晚,我把她的照片放在床前/看著她,我就不冷了//我去山上放羊,看見那些小羊/毎天依偎在媽媽身旁/它們多么幸福//而我的媽媽,只在夢里來到我身旁/輕輕拭去我臉上的淚水”。這首詩,寫了留守兒童思念在遠方打工的媽媽。“而我的媽媽,只在夢里來到我身旁/輕輕拭去我臉上的淚水”。淚水背后,讓人反思。

      該書還反映了對于兒童繁重學習狀況的思考。例如,谷曉琴詩作《卡車》中這樣的情景描寫:“一輛紅色大卡車拖著熄火的小卡車/慢慢地行駛在馬路上/就像考了0分的小孩/被生氣的媽媽領回家/聳拉著腦袋/一言不發”。 “一輛紅色大卡車拖著熄火的小卡車,”竟然在孩子的眼里,“就像考了0分的小孩/被生氣的媽媽領回家/聳拉著腦袋/一言不發”。可見,繁重的學習壓力怎樣在壓垮著孩子們。

      陳穎頻的詩作《我是一只小蝸牛》這樣訴說:“我是一只小小的,小蝸牛/背著人人都喊---/減負的殼/拖著一條長長的---/透明的尾巴/是我吐不完的苦水//‘趕緊起床上學去’/‘抓緊時間做作業’/‘考試不會要罰抄’/媽媽的嘮叨總沒完/哎,什么時候能到頭?//爬呀爬,等呀等/只把苦水倒干后/只把媽媽的嘮叨曬干了/我就變成一只大大的,大黑牛”。 “趕緊起床上學去”/“抓緊時間做作業”/“考試不會要罰抄”,這簡直是壓在孩子身上的三座大山。

      再看李秦冀的詩作《老虎媽》:“每當我寫作業的時候/媽媽就會變成老虎媽/額頭上/長出個‘王’字”。媽媽,變成了老虎,何其恐懼!

      詩,是心底的聲音,孩子們的真切心聲,確實值得社會各界反省。

      該書呈現了永恒而珍貴的親情。我們來看胡建文的詩作《喊爺爺》:“爺爺生病住院了/胡小俠在家里,到處喊爺爺/跑到臥室里喊,‘爺爺,爺爺’/跑到廁所里喊,‘爺爺,爺爺’/跑到床頭掀開被子喊,‘爺爺,爺爺’/沒有看見,沒有回答/‘哦?’胡小俠撒開雙手,不明就里/他繼續喊,滿屋子喊/聲音越來越大/就像天黑時走在樓梯間/他執著地喊燈,硬要把黑暗喊亮”。詩中主人公“胡小俠”對爺爺的深厚情感,感人肺腑。

      林蕭的詩《太陽的額頭》,“我發燒了/爸爸媽媽用手/摸我的額頭/摸了一次又一次/終于把燒摸退了//等夏天來了/我也要伸出手/摸摸太陽的額頭/把它的燒摸退了/天氣就涼爽了”。父母對孩子生病的焦慮,真真切切。

      錢萬成的詩《管住眼淚是一件很難的事》,“暑假結束,告別媽媽/我要回山里上學/路上,我反復告訴自己/千萬別哭//可當列車緩緩啟動/看著媽媽漸漸變小/我還是沒有管住那些眼淚/將媽媽慢慢淹沒//管住眼淚/真的是件很難的事/我們不行/大人也不行//昨天晚上,訂票的時候/媽媽也流過眼淚/她怕我看見,背過臉說/這該死的蟲子,怎么鉆進了我的眼睛”。母子淚別的場面,打動人心。

      宋曉杰的詩《即將冬眠的小獸》,“大雪封門啊!/那時候,爐火通紅/一鍋土豆,要反復煮//掌燈時候/爸爸推開房門/跺著鞋面上的積雪/帶回旋風、冷氣/和一條凍肉//‘太好啦!’/我們眼睛锃亮/如即將冬眠的小獸/擠擠挨挨地擁著跳躍的爐火/正缺一個飽嗝”。親情之溫暖,溢于言表。

      云水音的詩《奶奶的皺紋》,“奶奶的皺紋/是幾條小溪/汗流淌下來/有海水的味道”。寫出了奶奶一生的辛勞與付出。

      簡素的詩《媽媽,別問我》,“媽媽,別問我為什么/求您,千萬別問我為什么/滴血的心正在結痂/請別再次觸痛//媽媽別問我為什么/求您,千萬別問我為什么//淚水將如洶涌的潮/淹沒您,同時也淹沒我”。作品寫出了母女的情深意長。

      安琪的詩《媽媽快放我出來》,“我在媽媽的肚里已呆了10個月/媽媽的肚子已經太小了裝不住我/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到這個世界看看了/媽媽媽媽/快放我出來,媽媽媽媽快放我出來/我大喊大叫/我拳打腳踢/我不知道這樣會弄痛媽媽/我只是個孩子/真的不知道這樣會弄痛媽媽/我大喊大叫/媽媽也大喊大叫/我拳打腳踢/媽媽就滿地打滾/媽媽說/孩子孩子你別鬧/我這就放你出來看世界”。寫了母親懷胎十月之辛苦與對孩子的期冀,以及與孩子獨特而親密的交流。

      這部兒童詩選還關注了兒童的成長問題。從兒童個子、發型這些外在特點,直至心理狀態均有表現。黃少躍的詩《我怎樣才能快快長大》,“‘6’一倒立/就變成‘9’//今年我6歲/是不是我一倒立/就可以變成9歲”。寫出了孩子盼望快快長大的急切心情。

      陳艷的詩《長不高的小鳥》,“小鳥小鳥,你別吵,/吵得我不能睡午覺。/媽媽說睡午覺能長高,難怪你長得這么小。”寫出了孩子希望快長大,長大個兒的心理狀態。

      陳可馨的詩 《小蝴蝶的大力量》,“一只小蝴蝶/不見了剛剛還停在那朵黃花上/它的翅膀多么輕盈/薄如空氣/微微顫抖/似乎帶不走一粒塵埃//可就在那么一瞬間/蝴蝶飛向了天空//用那輕輕的/薄薄的/翅膀”。表達了小孩子渴望擁有大大的力氣。

      孫嘉翌的詩《發型》,“我的頭發/被媽媽理得亂七八糟/同學一見我/都笑我/說我的發型/像浙江山區的地形/呈階梯狀分布”。寫出了孩子對自己的發型及長相的關注。比喻神似有趣。

      竇晶的詩《鳥知道》,“那個孩子/每天都要去樹林里/看一看小鳥/讓一聲聲清脆的鳥鳴/把耳朵里那些不想聽的話一點點銜出去/然后帶著清清爽爽的耳朵/回到塵世/這個秘密/只有鳥兒知道”。這首詩,刻畫了兒童的心理,敘說孩子不開心的時候,怎樣到大自然里釋放不好的情緒,調節心態。這是兒童詩的一個嶄新主題和題材。對于當下兒童如何釋放壓力,如何做到心理健康,有很好的指導意義。

      該書還關注了兒童的成才問題。荊寶龍的詩《羨慕那只青蛙》,“真是羨慕那只青蛙/小時候/人家長著音符的模樣/長大了/竟成了一名/歌唱家”。這首詩,通過青蛙的成才,寄托了孩子的遠大抱負。

      李少白的詩《一步一步自己走》,“太陽沒有腳/一個輪子滾著走//月亮沒有腳/變成小船劃著走//云兒沒有腳/風兒幫忙推著走//我有一雙腳/一步一步自己走”。這首詩,寫到了成才的路徑,需要一步一個腳印。

      朵朵的詩《教訓》,“我們調皮//紀老師笑著折下一根樹枝/她要動用春天的力量/教訓我們/她用樹枝輕輕打在我們身上/打出了一串串鳥叫”。 這首詩,寫了成才的過程,需要老師的教育和栽培。

      樹才的詩《一塊小石頭—— 贈小悠悠》,“小悠悠/你把小石頭/放在手心里,閉上/眼睛,就能聽見/它在跟你說話呢--//它說什么了?/它說它沒說什么/只是在你手心里/做了一個夢”。這首詩,寫了從小就要讓孩子樹立夢想。

      該書還表現了手機、刷臉等新生事物。方剛的詩《神奇的手機》,“爸爸的手機真神奇/晃一下/就可以進電影院看動畫片/晃一下/就可以坐出租車去這里去那里/晃一下/餐廳就讓我們隨便吃/晃一下/好多玩具抱回家/還可以在手機里看到爺爺奶奶//我也想要這樣神奇的寶貝/爸爸說:你長大了才可以有/現在,怕你掉進手機里//大人們總是這樣荒唐/自己早就已經掉進去了/卻在擔心孩子……”

      李少白的詩《愛臉說》,“爸爸告訴我/快到只看臉的日子了/坐火車呀,乘飛機呀/看電影呀,買東西呀/刷一刷臉就行了/全世界走走/憑一張臉就夠//真有這樣的事呀/我得趕快告訴小狐貍/從小就別做/丟臉的事兒/不然/就沒得地方去了”。

      該書抒寫了對大自然的熱愛之情。逄金一的詩《大森林》,“陽光沒來得及跳下地/便被攔住了/風打樹頂上跑過/沒掉下去//小松鼠調皮/扯下一片圓圓的樹葉/啪/陽光跌成地上的一枚金幣”。這首詩,用生動的比喻和擬人手法,活脫脫地展現了生機勃勃的大自然美景。

      劉紅婷的詩《晚霞》,“我抬起頭/看見天藍藍的/很好看/我就豎起大拇指/夸了它/沒想到/天空突然臉紅了”。這首詩,用擬人的手法寫了天氣的善變,一會兒藍,一會兒紅。觀察很敏銳。

      馬麗的詩《小筐》,“春天/是個藍色小筐/盛滿紅豆大小的 鳥聲/和一望無邊的 桃花”。《小蘑菇》,“小蘑菇/樹叢里的鈴鐺/把春天搖響”。《卷心菜》,“卷心菜笑了/笑得/滿地都是”。這些詩寫于作者剛生完孩子之后,作者當了媽媽,有了孩子,作者也變成了孩子。再看萬物時,便有了全新的視角。

      其次,這本兒童詩選的許多作品具有豐富奇特的想象、天真爛漫的語言。童言童語,體現出童真童趣。

      譚宇凡的詩《過期》,“我全身是汗/媽媽問:/‘怎么餿了’/我說:/‘可能/我過期啦!’”。孩子的想象力豐富,把自己比成了食物,過期的食品。語言天真可愛,新鮮有趣。

      范依依的詩《童年》,“一寫到童年,心就變得柔軟/就像剛出生一樣/美好的句子,都不是我寫的/那是童年來做客時/留在紙上的糖漬/但我通常不敢輕易拜訪它/它住得不遠,只隔一條小河/我怕自己去了就不愿回來/媽媽一個人在家/該多么寂寞”。 這首詩,把“美好的句子”,比喻成“童年來做客時/留在紙上的糖漬”。大膽、神奇的想象與語言。

      段欣的詩《風》,“媽媽把洗好的衣服,/晾在竹竿上。/蜻蜓來看看就走了,/蝴蝶來看看就走了,/白云來看看也走了。//只有風最好奇了,/悄悄地試穿著,/爸爸的上衣和褲子,/媽媽的短袖和裙子,/我的校服和襪子。//他們互相看著彼此的怪模樣,/呼呼的笑得喘不過氣來。/哎呀——風好壞呀!/還拿了我的毛巾和圍巾,/擦過了汗,都扔到了地上。/又拿了姐姐的圓帽子,/當作鐵環滾走了,/害我跑了好遠好遠才追回來。”。 這首詩,把風擬人化,“穿上爸爸的上衣和褲子,/媽媽的短袖和裙子,/我的校服和襪子。”等等,讓人忍俊不禁。

      黃旭的詩《田》,“田字真有趣,/左邊一格,右邊一格,/上邊一格,下邊一格。/第一格里種上春風,/輕輕柔柔,/第二格里種上春雨,/淅淅瀝瀝,/第三格里種上春花,/清清雅雅,/第四格里種上夢想,/甜甜蜜蜜。/這樣的夢田,/你想要嗎?”。這首詩,想象豐富出奇。讓人意想不到。

      金本的詩《做一本<鳥鳴大書>》,“我想把所有的鳥鳴、做成標本,/夾進書頁,/做一本《鳥鳴大書》。//清晨,夾進山雀的叫聲,/那是黎明的第一聲鳴啼,/嘀哩!嘀哩!/把森林從夢中喚醒。//正午,夾進金絲雀的叫聲,/那是熱情洋溢的歌唱,/歐奧!歐奧!/森林一片歡騰。//夜晚,夾進夜鶯的叫聲,/那是悠長的低音,//哦哦——哦哦——/森林進入夢境。//爺爺年輕時是位伐木工人,/聽慣了各種鳥鳴,/我要把大書送給病床上的他,/讓他再回到當年的時光!”。這首詩,“我想把所有的鳥鳴、做成標本,/夾進書頁,/做一本《鳥鳴大書》”,這更是異想天開的思維。

      總之,《2020年度中國兒童詩精選》像一股清流,一汪清澈的泉水,充滿童言、 童語、童真、童趣。它帶給我們單純、潔凈、快樂、夢想,帶給我們希望、光明、美好與力量!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