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峭巖:《愛的神性,在廣闊的空間復活》

    作者:峭巖 | 來源:中詩網 | 2021-06-09 | 閱讀:

      導讀:海田是部隊培養成長起來的女詩人。尤其是她進入火箭軍部隊之后,特殊的兵種賦予了她特殊的元素。隨之,她的詩也宏大起來,堅挺起來。

      軍旅詩,從古塞邊關的古老神韻里走來,歲月磨不掉的峭拔凌厲,萬難摧不垮的鐵血風骨,依然璀璨斑斕。尤其在一位女詩人的筆下,她仗劍天涯,風雨兼程,愛火繞刃,情灑旌旗,她的柔腸清愁,她的詩情幽思,傾泄在長劍屹立的蒼穹之上,劃出了一道多彩的弧線。無疑,這是軍旅詩的一個令人仰望的信號,也是這片天空的一粒星座。

      詩人的全部意志,詩學與美學價值,都涵蓋在《劍指蒼穹》這部詩集里了。可以想象,在冬夜,她煮字取暖,落筆為念。以詩為舟,追逐關塞雪山的情景,是那么真摯與火熱,以至策馬揚刀的戰神,收割了一個女人的景仰。

      應該說,這是一本放大了的愛情詩集,或者是寫給戰士群體的情詩。她不僅有人性的私密話語,更有大跨度、大豪邁的情感釋放。這種“移情別戀”巧妙地嫁接,恰恰是作者的心機,也是作者詩美創新的一個范例。

      要知道,我們已身處一個嶄新的偉大新時代,繁榮富強,國泰民安,我們的生活被一團祥和幸福所包裹。同時,現實促使我們都以個體的身份追逐生存,打理各自的世界。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在遠方,有一支英雄團隊被詩人所眷戀,且日思夜想,是多么難得的一份情緣。可以肯定地說,詩中復唱回環的“向邊關”這個詞,注定是一個“詩眼”,也是她愛的出發點和終極目的的寄托。一個“向”字,涵蓋了詩人的全部動機與情感的深厚底蘊。

      海田是部隊培養成長起來的女詩人。尤其是她進入火箭軍部隊之后,特殊的兵種賦予了她特殊的元素。隨之,她的詩也宏大起來,堅挺起來。她早年的短詩集《長劍當歌》應該是她以詩為號,向這個特殊的英雄部隊的報到,又是向軍旅詩歌的一種挺進。她以詩歌名世,她熱愛這支英雄的部隊,同時,她以心告慰她的戰友,她是伴隨風雪巡邏腳步的盛開的花朵。

      如果說詩是圣母,火箭軍是戰神,那么朝圣的心理定式,便決定了她理想的高度和詩歌純粹的品質。這是無疑的。我們隨手翻讀她的詩行,躍入眼簾的是鐵的炸裂和心的敞開。當一個人為這個世界奮不顧身的時候,她的詩格和人格必然高大起來。

      “每一片晨曦告訴我/你從我的生命里走過/每一朵晚霞告訴我/你在我的歲月里執著/每一寸光陰告訴我/你的使命比高山巍峨/每一雙足跡告訴我/你的步履踏遍家國角落/清風在說細雨在說/我的呼吸和你一樣熾熱/芳草在說白云在說/我的心伴隨你一同拼搏/我的情在說愛在說/我的血脈和你一樣蓬勃/我的情在說愛在說/我的心追隨你一起守護家國。”〔《我的心在說》〕

      這是一位牽念雪山、邊塞的女人的心志傾吐,她的心交給這支英雄的團隊了,她愛的執迷,愛的堅決,因此,她有了不竭的情思意緒。

      “離開了,才發現/我的心丟了/誰撿到不重要/因為是落在了娘家/戍邊的親人/你們將陽光冶煉的/滿腔忠誠覆蓋了我/即使狂風呼嘯/將我撕裂/我飛舞的片片都是忠心/留在家的愛/與你一起挑亮/長劍上的朝霞和星光/好好愛護我失落的心/淚水浸透告別/灑滿離途。”〔《遺落》〕

      她的心丟了,丟在了娘家。顯然,“娘家”是女人獨有的稱謂,在這里應用更有超出一般的情感意味。

      要知道,這些悸動,這些愛的迸發,這些蠕動爬行的文字,是在萬眾皆醉唯我獨醒的設置下發生的。市場經濟的幽靈進入藝術殿堂,詩歌也有些趔趄。有人這樣概括眼下的詩歌形態,“一個散亂的時代,一個草率的時代,一個詩情已是荒漠化的時代,我們作為人的形象,作為偉大詩者的形象被無視了,詩,再也看不到人的站立。”但是,在普遍的情境下,總有偶然發生,這個偶然恐怕除海田莫屬了。

      在海田的詩里,我隱約地發現另一種愛的提升和確立,那就是家國之愛的另一種滲透和彰顯。她把人類最寶貴、最真誠、最私密的愛情心理表達,巧妙地、真摯地、妥帖地移植到更廣闊的領域里了。她面對的不是具體的那個個人,而是一個鋼鐵打造的一個整體,甚或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從而,為我們打開了一個廣闊、多彩的詩意空間。這樣一來,日常發生的一切事件,就不是簡單的個體與個體的感情糾葛,而是詩人與每個大事件的感情交融與碰撞,因之,也就使詩意有了更大范圍的效應反饋。

      立冬了,“我以餃子的名義/向你問候”;下雪了,“都說第一個告訴你下雪的人/是那個最愛你的人/我的雪應該下到哪里/滿目山河/風雪邊關/許一季深情/共你我白頭”;忽然發現,“你行走的路線/便是我尋覓的心跡。”;“你的一點綠/給我一個春/你的一片雪/還我一季冬/你讓我以愛取暖”此類多多,足以見證詩人拓展、延伸詩美的良苦用心,已長成一片成熟的詩歌森林。

      當愛有了強大的精神支撐的時候,她捕捉到更廣闊的世界,她不是單一的狹隘的,而是宏闊的,厚重的。“大國尊嚴從這里出發/集合所有巖石的力量/巖漿的力量/整座山體的力量/每一個山之子赤膽雄心的力量/……隨時怒吼/隨時掀動狂飚/沖向凱旋的山巔。”這是對火箭軍陣容、英雄氣質的整體掃描。

      英國特赫恩曾對愛有這樣的闡述:“人之所以會愛,就如同太陽普照大地。愛是人類靈魂最令人愉悅,最自然的消遣。沒有愛,人類將生活在黑暗和悲慘的世界里。”而英國另一位大師愛默生說:“愛情,是上帝的真髓,并不是為了輕薄歡娛,而是為了提示人類的全部價值。”延展其思想,我們不難看出海田對愛的深刻體驗和大跨度的實驗,在另一領域里收獲了鮮見的成果。

      記得,海田在談詩時曾誠懇地表達過:“好的詩人,應該有思想的,好的詩 人,也應該是一個哲人。思想,對于軍旅詩歌創作有著巨大的作用。軍旅詩歌最終的指向是人性,是對生命價值的追索和終極思考,是對戰爭、死亡和生活生存的深切逼視和思考后做出的個人判斷。我只想讓自己在日復一日的靜謐與和平里漸失銳氣時,找到一條追望精神本質并向靈魂的高度請教的途徑,以使軍旅詩歌品質上的純粹給心靈帶來愉悅和飛升。”

      是的,海田牢牢站穩腳跟,心向邊關,心向理想的光芒,求索與創新,迎來了她詩歌的豐腴、繁花綻放的春天。也相信,這個詩歌的春天,將伴隨她永恒!

      2021年5月28日于北京花園書齋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