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復旦詩社40年:從未中斷,名家輩出

    作者:徐美超 | 來源:澎湃新聞 | 2021-06-08 | 閱讀:

      導讀:四十年來,以復旦詩社為核心,復旦大學成為中國當代漢語詩歌與學院派詩歌創作的重鎮,陸續走出了許德民、孫曉剛、李彬勇、裴高、張海寧、張真、傅亮、楊小濱、杜立德、劉原、陳先發、施茂盛、韓國強、楊宇東、徐蕪城、郜曉琴、韓博、馬驊、肖水、洛盞、徐蕭、曹僧、王子瓜等一大批優秀的詩人。

    成立于1981年的復旦詩社,至今已走過40個年頭。40年里,復旦詩社從未中斷,孕育出一批又一批的優秀詩人,是全國最重要的高校詩歌社團之一。2021年5月27日是復旦大學校慶日,也是復旦詩社成立四十周年紀念日,社團歷屆成員和校友在上海THE PRESS(申報館)舉行“復旦詩派詩歌音樂之夜”,以詩和音樂紀念詩意飛揚的青春歲月。 

    復旦詩社四十年紀念活動復旦詩派詩歌音樂之夜的部分詩人、校友合影

    “全國大學中最早成立的校級詩社”

    當晚的紀念活動現場,開場一段1988年復旦“青春不朽”詩會開場白的電臺老錄音,把所有人帶回了那個青春飛揚、詩意滿滿的歲月。隨后,傅亮情景再現了當年朗誦許德民的《希望在飛翔》,讓詩歌音樂會的氛圍在一開始就進入了高潮。

    1981年5月27日校慶日,復旦大學第一屆“屈原獎”賽詩會在學校最為重要的禮堂上演,現場不僅有一千多名學生觀眾,還吸引到喬奇、朱莎、孫景璐、焦晃等表演藝術家,以及詩人肖崗、萬寧、黎煥頤和《上海文學》《萌芽》《文學報》等刊物的編輯。

    一個校園的詩歌朗誦賽詩活動,能夠有如此的規模,吸引到如此多的觀眾,在今天是無法想象的。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那是一個屬于理想主義和詩歌的年代。 

    1981年5月27日晚上,相輝堂大禮堂復旦詩社成立大會暨第一屆屈原獎賽詩會。

    學者毛尖曾在《沒人看見草生長》一文中深情描述了1980年代詩歌的紅火。她舉的詩人宋琳的遭遇讓很多同代人心有戚戚:“詩人宋琳,據說二十年后重回華東師大,從學校前門走到后門,只花了十分鐘,這讓他很悲哀,因為以前這段路程,他要跋涉一上午,路上得遇到多少姑娘多少詩人,目標得多少次被延宕被改變!”

    復旦大學經濟系1979級本科生許德民,一入校就被學長拉進了系賽詩隊。在第二年舉行的一年一度的賽詩會上,他創作的朗誦詩《心靈的自白》代表經濟系奪得了創作獎第一名。作品針砭時弊,表達了青年人強烈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主義情操,“引起了全場學生強烈的共鳴,朗誦全長7分鐘,其間‘如雷般的掌聲’響了二十多次,最長的一次竟有三分鐘。”

    “當時我坐在臺下,渾身發麻、發抖,我甚至不敢看身邊狂熱的同學,我被詩歌的力量所震撼,我從來也沒想到詩歌的感染力竟然會那么強烈,那么激動人心。”許德民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當時走道站滿了人,窗臺上也爬滿了人,“整個登輝堂(按:現更名為相輝堂)幾乎被學生的熱情所撐破。那晚相輝堂里狂風暴雨般的氣氛,被人稱為空前絕后。”從那一刻開始,許德民成為了詩的信徒。 

    復旦詩社社刊《詩耕地》

    1981年5月27日,第一屆“屈原獎”賽詩會后,復旦詩社宣告成立,許德民成為了首任社長,《詩刊》社副主編、校友、著名詩人鄒荻帆受聘為名譽社長,同時社刊《詩耕地》創刊。在此之前,復旦大學沒有校級社團。實際上,據許德民查證,當時全國大學中也沒有全校性的詩歌社團。

    “以往各個大學的學生文學社團基本上是以系的名義,或就是一個班級的文學沙龍。當年成立全校性的社團審批是非常嚴格的。”之后,華師大夏雨詩社成立,上海師范學院、復旦大學分校(現上海大學文學院)、上海機械學院、同濟大學、上海交大等學校也相繼成立了詩社。

    按詩人蘇歷銘的觀察,中國的大學生詩歌運動起始年份應該是1981年。在許德民看來,1980年代大學生詩歌是中國當代詩歌史上不容忽視的重要的歷史階段,“事實上,80年代初中期,在中國詩壇最廣泛的讀者群和詩人群幾乎都出自大學。”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許德民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復旦詩社可以說是這這一時期大學生詩歌運動的開先河者。 

    40年從未中斷,名家輩出

    自成立以來,復旦詩社從未中斷,至今已歷51任社長,可以說,復旦詩社是當今中國大學校園詩歌文化歷史最悠久、社團保持時間最長、詩歌傳承最完整的大學詩歌社團。

    四十年來,以復旦詩社為核心,復旦大學成為中國當代漢語詩歌與學院派詩歌創作的重鎮,陸續走出了許德民、孫曉剛、李彬勇、裴高、張海寧、張真、傅亮、楊小濱、杜立德、劉原、陳先發、施茂盛、韓國強、楊宇東、徐蕪城、郜曉琴、韓博、馬驊、肖水、洛盞、徐蕭、曹僧、王子瓜等一大批優秀的詩人。

    作為詩歌社團,復旦詩社一直堅持詩歌創作為社團根本。社刊《詩耕地》,從1981年創刊至1993年,共出版15期,是全國唯一跨越十三年之久的大學校園詩歌刊物。1983年出版的復旦詩社詩選《海星星》,發行了近8萬冊,是新時期第一本大學生抒情詩集,也是八十年代最具影響力的大學生詩集之一。

    2005年復旦百年校慶之際,許德民主編的《復旦詩派詩歌系列》(共16部)由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包括合集《復旦詩派詩歌(前鋒)》《復旦詩派詩歌(經典)》《復旦詩社社長詩選》《復旦詩派理論文集》,以及個人詩集12種。 

    這套系列的出版,標志著“復旦詩派”正式誕生。許德民表示,復旦詩派成員大多曾是復旦詩社的一員,畢業后集結為復旦詩派,是以復旦大學為共同精神家園的復旦詩人群體。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復旦詩派可以溯源自1940年代的鄒荻帆、綠原、冀汸、姚奔、曾卓等詩人,他們曾是復旦大學最早的校園詩刊《詩墾地》發起人和主要作者。四十年來,復旦詩派有三十多人加入中國作家協會或省市作協,四十多人出版一本詩集以上,多人曾分獲省市文學獎、詩刊優秀作品獎、《上海文學》優秀詩歌獎等各類詩歌獎,其中陳先發獲得了第七屆魯迅文學獎。

    值得一提的是,百年校慶之際,除了出版《復旦詩派詩歌系列》,在許德民等老社員的策劃和組織下,復旦詩社還舉行了包括朗誦會、研討會、義拍、“復旦詩魂”雕塑等一系列聲勢浩大的活動。

    然而在這之后,剛剛接手復旦詩社的肖水卻陷入了“一窮二白”的窘境 。

    在詩歌黯淡期煥發新的活力

    經過1980年代詩歌的繁盛和紅火后,隨著社會經濟的變遷、大眾流行文化的勃興,在詩歌寫作轉向的同時,詩歌與大眾的分離也走向了必然。在校園內,詩歌不再是青年學生青睞的主要精神食糧,詩人也不再是大學生心目中的時代英雄,許德民和宋琳的待遇再沒有一個校園詩人享受過。

    肖水接任復旦詩社社長時,就是這樣一個校園詩歌乃至整個詩歌環境的暗淡期、邊緣期。當然,這是從詩歌與大眾、與讀者的關系上來講。

    從上任社長手里接過接力棒時,除了幾冊社團資料,和一個社長之名外,肖水什么也沒有,沒有社員,沒有資金。他在復旦光華BBS論壇上發了帖子,邀請喜歡詩歌愿意和他一起經營詩社的同學到相輝堂前的小草坪聚會。結果,只來了七八個人。但他沒有灰心,“看到歷任社長名冊上自己的名字,感覺到有一種使命感。”

    當時,肖水已經是80后詩人中的代表詩人之一,他開始利用自己的一切關系和影響,籌集資金,培養社員。在老社員和朋友們的支持下,組織舉辦了諸如“復旦詩社復興論壇”、連續五屆的“長三角地區80一代詩人朗誦會”、海子詩歌朗誦會,承辦數屆“葉紅女性詩獎”,協辦“兩岸青年文學營”、“珠江(國際)詩歌節”上海分站、兩屆“上海-臺北雙城詩展”等活動。

    2011年,復旦詩社創立了面向全球華語大學生詩歌寫作者的“光華詩歌獎”,每屆十位獲獎者,給予1000元獎勵,至今已成功舉辦了十一屆,該獎項在當今中國大學生詩歌寫作群體中已形成較大影響力,已成為華語詩歌界代表性的高校詩歌品牌。同年推出面向校內詩人的復旦“紅楓詩歌獎”和復旦詩社內部的“貳叁〇詩歌獎”,2020年又推出面向長三角地區的“江東詩歌獎”。進入新世紀,復旦詩社在遭遇危機后煥發了新的活力。 

    進入新世紀,復旦詩社在遭遇危機后煥發了新的活力。圖為2015年,復旦詩社成員以及光華詩歌獎獲獎者在復旦詩魂雕塑前合影

    肖水表示,光華詩歌獎能堅持舉辦十一屆是相當不容易的,但是通過這一獎項,很多大學生詩人涌現出來,持續為當代詩歌輸送新鮮血液,同時砥礪社團自身的寫作,這是他們堅持不懈的動力。

    延續出版傳統,復旦詩社編輯出版了《在復旦寫詩》《復旦詩選2015》《復旦詩選2016》《復旦詩選2017》《復旦十九人詩》《復旦詩選2019》以及優秀青年詩人的個人詩集《群山鯨游》(曹僧,2017,北岳文藝出版社)、《光榮物種》(陳汐,2017,北岳文藝出版社)等。復旦詩社編輯出版的詩歌合集和個人詩集共計三十余種,創下中國大學詩社出版詩集規模之最。

    2012年,復旦詩社創辦了全國高校第一家以詩歌為主體的公益圖書館——復旦詩歌圖書館。詩歌圖書館完全由復旦詩社學生自主運營,目前藏書量已超7000冊。詩歌圖書館收藏了大量詩歌民刊、詩人自印詩集以及一些詩人手稿,其中皆不乏年代久遠的珍貴資料,而所藏個人詩集又大多為詩人親筆簽名所贈,十分珍貴。

    “2005年以后,以肖水為代表的復旦詩社人一代一代的接力,使得我們復旦詩社四十年,奇跡般地存在,并且再創輝煌。才使得我們復旦詩派,有了不熄的靈魂家園,有了繼續在詩壇所向披靡的勇氣和力量。”在當晚復旦詩社四十年的紀念活動現場,許德民動情地說道。

    復旦詩社第47任社長周樂天則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復旦詩社今天的活力,是站在詩社巨大的傳統之上。在他擔任詩社社長和指導老師的十六年里,前輩社友各種形式的幫助和支持從未或缺,他從沒見過哪個高校社團擁有如此緊密的聯系,即使離開校園走向社會,目光也無時無刻不在注意著詩社的發展。

    在校是社團,離校成詩派。盡管稱為詩派,但并沒有嚴密的組織和統一的寫作風格,“這樣反而很好,沒有束縛,不會陷入同質化的泥淖。”實際上,回顧整個復旦詩派的歷史,會發現他們在城市詩歌、口語詩歌、學院寫作、古典主義、鄉村魔幻主義、禪意詩歌、新女性主義詩歌、抽象詩歌等多個類型和風格里,或具發軔之功,或具代表意義,或是深度參與,自由恣肆,不拘一格。

    “詩歌至少有兩種消費方式,一種是自娛自樂型,修身養性,鍛造人格。一種是競技格斗型,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詩壇‘麥霸’,是要成為創建詩歌史輝煌的偉大詩人。”許德民表示,前一種類型的詩歌生態在每一個復旦詩派成員那都能夠找到,但是邁出能夠進入中國詩歌史的偉大詩人的步履,復旦詩派的詩人還需要努力,“我們也看到了復旦詩派有這樣的潛力,我們必須滿懷熱情,期待和期盼著,復旦詩派能夠誕生中國詩歌史上偉大的詩人。”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