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蘇四人行:王學芯、中海、龔璇、鄒曉慧 |沉默是最好的問候

    作者:王學芯、中海、龔璇、鄒曉慧 | 來源:中西現當代詩學 | 2021-05-11 | 閱讀:

      導讀:江蘇詩人王學芯、中海、龔璇和鄒曉慧是長三角蘇南地區四位實力派詩人,一直活躍在詩壇上,近年尤為注重建構獨異性的詩歌文本,引起廣泛關注。

    王學芯

    王學芯,生于北京,長在無錫。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參加《詩刊》第十屆青春詩會。獲《萌芽》《十月》《詩歌月刊》年度詩人獎,獲《中國作家》《揚子江詩刊》雙年度詩人獎,獲《詩選刊》《現代青年》年度杰出詩人獎,獲名人堂2019年度“十大詩人獎”,《空鏡子》獲中國詩歌網2018年度十佳詩集獎。部分詩歌譯介國外,出版個人詩集《可以失去的虛光》《塵緣》《空鏡子》《遷變》等11部。

    硬 幣
     
    硬幣耀眼
    本質是種薪酬掂掇分量
    理想光澤和氣味  從指望中
    進入口袋隨身體波動或震顫
    同盤算的節衣縮食和加班加點的光陰
    粘合一起變成財富的一只眼睛
    城市總是夢想成真的慷慨之地
    銀行站滿街道兩邊
    而拮拘永遠像是懸掛起的一只鈴鐺
    使硬幣的碰撞聲響
    幻想出高爾夫球桿的锃亮光芒
    彎下腰的一瞬間
    落下深呼吸的胸脯
    感到儲存累積的日常習慣或行為
    腌制一根手指
    帶進一個軀體
    硬幣耀眼
    羞澀和卑微密不可分
    一種牙齒咬得發亮的微笑日影的絲綢
    蓋在錢罐上掠過了
    撫觸的指紋

     
    城市清掃工人
     
    那條路的粗糙背景
    從沒改變黎明從暗淡的天空降臨
    掃帚的波浪經過氣候  空氣  雨雪變化
    收攏起來身體如晃動的鐘擺
    往返走動用戴著口罩的嘴呼吸
    額上的晨曦使地面上的光
    強了一點街道更為寬敞
    路過的一些人或兩邊拉開窗簾的窗戶
    在意或從沒在意
    似乎什么都沒看見只是看見——
    清晨從白茫茫中升起最后的一顆星
    落在了同一階層或生計問題的鐘點上
    在磁場和漩渦里回旋
    而城市這么多人都在格外地加倍辛苦
    涌出峰波穿過筆直的馬路
    目光截斷之處
    顏色不明的灰的  藍的  黑的
    錚亮汽車和震顫引擎以及
    光線構成的繁茂樹叢率領著人群
    呼吸各自的靈魂和身體
    就像清掃工人一樣
    揣著一只無比珍貴的塑料水杯
    鋪開了
    黑青色的路面

     
    朋友圈子
     
    比酒精更濃  比水更淡
    交杯換盞因果關系轉瞬萬變
    如同一個大柳條編織的籃子網眼
    透著風和花邊消息
    氣流貼著面頰上升
    感染中的氛圍與現實抖動的睫毛
    角色和身份形成規則座次
    一些人留神聽著
    一些人竊竊私語
    吃的東西或已吃掉的東西伴著嗜好
    資格變成飽滿的空間
    而傳聞總有驚人之處
    稍加慫恿
    斑駁的臆想或真實的事情競相開放
    使不知不覺一朵逗人發癢的花卉
    爬過主觀窗沿
    碎成社會的霜塵
    朋友圈子套著朋友圈子交織了現實和天空
    嘴唇如同一再使用的粗糲砂紙
    連著另一片小群里的風源  一再重現
    一種煙云的路程
    一種嗓音的腳印
    中海

    中海,江蘇張家港市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畢業于海軍航空大學,大學時代開始文學創作,大量作品見《詩刊》《中國作家》《十月》《鐘山》《解放軍文藝》《星星詩刊》《揚子江詩刊》《雨花》《紅巖》《山花》《滇池》《江南詩》《詩林》《詩潮》《中國詩歌》《詩歌月刊》等各類報刊雜志,詩歌入選多種詩歌選本。著有中篇小說集《碎片》,長詩集《終劇場》《中國夢》等5部。

    雪下在一個獻詞上

    你是否看見它,整夜,漂浮在黑暗之上
    看見白晝蒞臨早晨;看見嘆詞
    凝結在窗;看見手指輕擦玻璃
    所呈現的圓滿落空嗎?

    它并不急于回來,它是慢性子
    你怎么喊,都無法讓自己輕盈起來

    通常,天空暗下來,臉色蠟黃
    它的內心有所改變,讓你有所察覺
    當一滴水成為一個獻詞
    突然從它的身體里蹦出來

    你依然故作平緩的敘述
    這些年,一場雪已不再
    下到年,下到花白
    下到負債累累


    但你內心,有超出百萬滴水
    前來松開自己


    構成

    裝修工夫妻忙于按構成法
    切割。忙于將我的客廳切成
    鈍角銳角直角斜角

    他們的兒子在一角寫作業
    廢紙箱臟木板和刺耳的不規則
    構成鈍角

    煮飯的電飯煲,熱氣纏繞
    熱氣里的灰塵是直角
    她說這空間足夠切割生活
    足夠以銳角的不確定為午餐
    而我總感覺有一個角
    傾斜于另一個角
     
    在切割聲突然間停止后
    多邊形內的人
    一下子構成穩固的三角形


    油漆工

    音樂低緩,回旋于裂縫
    刷子同樣低緩
    墻面越來越白,越來越肉化

    他在墻上抹曲線、直線和虛線
    也抹上年輕、孤獨和荷爾蒙

    他頑固的鄉音也被刷上了油漆
    家鄉的麥子、閃電、泥土刷上油漆

    成為歌手的理想也刷上油漆
    但仍閃耀著光芒,在鏡子般的天花板
    他的身影也刷上油漆
    恍若是他提著的另一個自己
    龔璇

    龔璇,中國作協會員,出版詩集《或遠或近》《燃燒,愛》《江南》等六部,主編詩歌合集《沙溪,沙溪》,《天鏡映月》。與北塔合編中英雙語《2017中國詩選》《2018中國詩選》(上海文藝)。在《詩刊》,《中國作家》《十月》《上海文學》《揚子江詩刊》《詩選刊》《詩歌月刊》等報刊發表作品五百多篇,有作品入選各類年選,獲2012年詩歌月刊年度詩人,2016年《現代青年》十佳詩人,第二屆中國(佛山)長詩獎,中國新歸來詩人優秀詩人獎,詩歌萬里行百年新詩優秀詩人獎,創意建立江南民間現代詩歌館。

    海上花島

    只想建一座海上花島
    讓戀鄉的寂影
    匍匐村莊的周邊
    與受邀的蜂蝶
    盡享激情的時光
    不再約束展翅的飛翔

    花草豐茂。在島上
    我,念叨的蔥蘢
    仿佛一面墻
    再也不怕北方的冷風
    撕裂花朵的靈魂
    我看到,蘭圃,荷塘
    甚至菊壇,竹林
    正交換陽光的氣息

    花田,演化的婚床
    張開欲望的懷抱
    與廣袤的云被,擁我入房
    怒放的花朵,與藍天長吻
    蜜一樣的香甜
    誘惑我,釋放身體的靈性

    我能聽到飛鳥的呼吸
    靜謐之外,我
    記錄的情史
    并非百花的夢幻
    激蕩的每一個音符
    都凝固著愛的晶體
    扎入花朵的秘巢
    更貼近的,是一顆柔軟的心


    藏地夜曲

    藏著篝火的炙熱
    誰,嬌媚的肢體,頑固地
    為草原之夜
    拒絕心智的腐朽
    比之純真的月光,更著迷
    空氣中的留香
    從扎尕那到河曲馬場
    從拉卜楞到郎木寺
    從瑪曲到迭部
    森林、草原,寺院
    野羚羊、黑牦牛、灰鶴群
    牧馬人、紫袍僧、鍋莊女
    逐鹿我的沉默
    有人同情彼此的處境
    一些小動物,最喜歡的方式
    就是警惕地看著你
    此刻,你必須蹲伏草地上
    躡手躡腳,做一些事情
    挽留草原的寧靜
    夜正來臨。我不應該有絲毫的懷疑
    靈魂的清明
    需要浩瀚的星空。夜色闌珊下
    格桑花、鼠尾草、藍百合
    跪倒草原的泥土上,在影子里
    說著貼心的話
    我為青稞酒醉舞,幾時又能驚醒
    只做一個男子漢,粗獷地
    慷慨生命的陳述


    穿山

    太倉沒有山。但吳公的詩句
    卻把一座山不凡的氣勢
    隱身江河與天穹
    陡峭,洞幽的影子
    默認時光的站臺

    我,早已無處覓得廢寺
    三石磴,以及燈籠草的蹤跡
    石盡海方開,千帆過盡
    村野雞鳴。誰,垂下古典的眼簾?

    或許只有我知道,天空縫隙間
    望我者如此焦渴。即使無緣相遇
    它,還在傾聽我的心語?
    鄒曉慧

    鄒曉慧,著有詩集《純粹》《回歸》《六如》等多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曾在《人民文學》《詩刊》《花城》《北京文學》《鐘山》等期刊發表詩歌作品,入選中外多種選本。現居江蘇常州。

    蝙蝠一樣平靜
     
    小河很小
    塵世浩焱
    我們就象兩只相好的蝙蝠
    只有夜晚才知面容有多清秀
    狂野的心抵不上
    緩漫而漂游的小河
     
    多么奇妙的生活啊
    只有黑夜
    才能將我們喚醒
    少之又少的歡樂
    我們無法在白天渙散
    在幕帷的拉繩下
    小河大概不再純潔了
     
    溫柔是有癮的
    一場偷渡的風
    多么浪漫的過程
    河水還是河水
    我們的憂慮無法改變顏色
    而曠野的風又能阻擋什么呢
    小河淌水蝙蝠悠然
    像輕微的傷感在野外消散
     
    疊疊磊磊的清溪河啊
    荒天荒地流向分散的方向
    生命是一條走向無所等待的河
    怎可流失我們共同的水紋呢
    整個黑暗的世界里
    只有你和我
    我們之間的孤獨
    蝙蝠一樣平靜
     
     
    另一種失眠
     
    在我失眠十幾年后
    我才知道自已犯了錯誤
    自已太愛丟失的目光與夜色了
    誅黑色又負明月
     
    也可以認為不變的習性是易變的習性
    有情人可能是無窮的陌生人
    睡過的覺在別人眼里構不成睡眠
    愛過的人在你眼里常懷敵意
     
    在我失眠十幾年之后
    我才知道自已愛上了孤獨
    不想做一個徹頭徹尾的俗人
    讓自已去見另一個自已
     
    夜色是空的
    失眠是另一種空門
    人生還有一場秋風
    看不到你, 也看不到頭
     
     
    秘密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秘密
    也許與愛有關
    也許與不愛也有關
    即使用靈魂的眼
    仍然是  塵是塵   影是影
     
    其實我們之間什么也沒有
    除了南山的山水
    除了招隱寺的腳印
    和浮在我們臉上的微風
    就再也沒有多余的東西
     
    等夜色進入我的內心
    月光流到我的窗前
    風從窗口爬進來
    風和我
    我和模糊的你
    就如一首小詩應時而生
     
    不用太多的語言
    塵世的一切情愁煩擾
    和與你似有似無的關系比起來
    都是那么渺小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秘密
    世上最痛心的是決口不提
    慢慢忍受著剩下的日子
    蓬松的亂發是很俗的憂愁
    如果我能把一切看淡
    就把它留在如禪的詩行里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