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青海情系高原第八回 (軍旅詩人七家)

    作者: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07 | 閱讀:

      導讀:長長青藏線,深深軍旅情,茫茫祁連山,浩浩昆侖魂。“我們穿上寬大的軍裝,此起彼伏/一遍遍唱著雄壯的歌,為自己的海拔而陶醉”。本回推薦的7位詩人,都曾在青海高原當兵戍邊,或者修筑青藏鐵路一期工程,與大漠、戈壁、草原、雪山“歃血為盟,義結金蘭”。數十年后忽聞雁聲,回望“青海長云暗雪山”,恍然“黃沙磧里馬蹄輕”。按照參軍時間的先后,他們分別是:朱奇(青島)、陳乙生(長沙)、李曉偉(蘇州)、車延高(武漢)、朱海燕(北京)、曾瀑(北京)、石強(重慶)。 (甘建華編選推薦)
    ?
    ?

    朱奇詩兩首
     
    三個藏族姑娘走在大街上
     
    三個藏族姑娘走在大街上
    手挽著手兒,嘴里咯咯地笑
    穿一身掛滿珠寶的衣裙
    太陽下反射著萬點星光
     
    三個姑娘都生長在草原
    馬背上馱去了十多個春天
    雖然她們走過無數草灘和高山
    卻沒見過如此華麗的世界
     
    她們走進大十字百貨公司
    五光十色的花布猶如鮮花盛開的草原
    卓瑪呆望著好像一只木雞
    桑拉、才仁卻像雀兒飛到這里那里
     
    桑拉喜歡的花布,上面繡著鈴鐺花
    才仁喜歡的花布,是那草原的馬蘭花
    卓瑪只是不停地嘀咕:
    要是阿媽也來看看該有多好啊!
     
    挑來挑去,選不盡的花色錦繡
    哪一件才是稱心的衣料
    最后還是那藍瑩瑩的布面上
    盛開著幾朵美麗的雪蓮花
     
    三個藏族姑娘走在大街上
    手挽著手兒,嘴里咯咯地笑
    她們的心早已飛回自己的家鄉
    想象著面前站著多少癡情的青年
     
     
    格爾木河
     
    薄霧蓋住山頭,繁星水上飄柔,
    藍玻璃一樣的格爾木河喲,
    輕輕地,輕輕地流著;
     
    輕輕地流呀,流得異常羞怯,
    仿佛是少女的纖足走過,
    每一個微波是心跳的節拍;
     
    悄然地走進廣袤的沙漠,
    去哺育酣睡中的新生嬰孩——
    良種小麥,高寒青稞;
     
    曾是千百年不孕的格爾木河喲,
    聽任戈壁沙石吮干苦澀的奶頭,
    如今卻把歡樂藏在心窩。
     
    哦,你會唱歌的格爾木河……
     
    [作者簡介] 朱奇,原名朱紀舜,生于1935年12月15日,湖南湘鄉市人。1950年參軍,1951年隨部隊移防由陜入青,1957年轉業到青海省文聯,任《青海湖》詩歌編輯。曾任青海省作協主席,現任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委員,文學創作一級。2012年被評為“青海省有突出貢獻的優秀老文藝家”。出版詩集《巨流之源》《春華初集》(合著)及《朱奇抒情散文選》等,不少作品獲獎并被收進全國性選本。現居青島。
     
     
    陳乙生詩兩首
     
    戈壁新城飄著柳絮
     
    似煙,似羽,
    如綿綿細雨,
    像漫天飛花,
    ——戈壁新城飄著柳絮。
     
    柳絮黏在老柴達木人的眼角,
    喜淚滴嗒,就像當年的汗雨;
    綠色煙縷拂去沉沉黃沙,
    白色羽絨撫平額上的溝壑。
     
    柳絮灑向收精蓄粹的襁褓,
    如花的嬰兒在春風中沐浴;
    綿綿細雨滋育著幼芽,
    沙漠又將多一名綠色戰士。
     
    柳絮親吻女工的臉頰,
    像情人在對她竊竊私語:
    我們的綠色理想已在滿天飛舞,
    我們的生活也該像春蘭、秋菊。
     
    些微的慰藉給人們巨大的歡樂,
    只因為念念不忘那艱難的步履;
    狂舞的草葉、飛射的沙粒,
    臉頰上冰冷的雪水流進火熱的心底。
     
    若不是將千萬朵雪花收進心底,
    哪來這紛紛揚揚、飄然起舞的柳絮;
    看柳絮給“戈壁少女”披上輕柔紗巾,
    苦斗得來的愛情異樣甜蜜。
     
     
    勘探隊員的歌聲
     
    唱一支歌,跨越一個世紀,
    歌聲里跳動著歷史的腳步;
    勘探隊員帶著時代的音符,
    歌聲震撼窮山僻壤的峽谷。
     
    這歌聲,黃風感到生疏,
    舞起雙臂,想把歌聲蓋住,
    歌聲卻隨黃風奔走相告:
    流浪的風啊,我們正為你安排住處。
     
    這歌聲,驚愣了黃羊,嚇呆了野鹿,
    難道你們在擔心今后的出路?
    幾千年原始生活的伙伴啊,
    還來作伴吧,去公園里增添幸福的濃度。
     
    阿媽喲,為什么快搖轉經筒,
    你以為這歌聲是念經祝福?
    你年年念經,卻從未穿過像樣的氆氌,
    這歌聲不是祈禱,卻會唱出美好新途。
     
    飽含激情的高昂歌聲,
    挾帶著嫩葉,滾動著露珠,
    我仿佛看到雪原披起綠衫,
    我仿佛聽見戈壁爭鳴的蛙鼓……
     
    [作者簡介] 陳乙生,生于1935年8月16日,湖南東安縣人。1952年9月參軍,1959年隨沈陽軍區某部調往青海支援平叛,在青藏兵站部各兵站任職。1978年轉業到地方,1980年任格爾木市文教局局長、黨委書記,兼任市文協副主席、青海省作協理事。1985年底調回湖南,曾任湖南法制周報社副社長兼副總編,湖南省作協保護作家權益委員會副主任。出版詩集《閃光的高原》、長篇小說《飛云口》。現居長沙。
     
     
    李曉偉詩兩首
     
    車過唐古拉
     
    一團團烏云,帶著濃重的噪音,
    滾滾地,從我們的車頂馳過。
    說什么,青峰閃翠,日麗風和,
    轉瞬間,一片迷茫,雪疾風惡。
     
    回望那山腳下的草坪,
    一川翡翠怎禁得箭射刀割?
    不見了,黃花如金,
    熄滅了,紅花似火。
     
    飛鷹顫抖,碧草哆嗦,
    流水抱怨,行人不悅。
    我們禁不住慨然發問:
    “唐古拉呵,你為何竟下六月雪?”
     
    “你們這些天真的小伙,
    可莫冤枉了唐古拉誠心一顆。”
    是誰在車前朗聲大笑?
    啊,司機同志,笑臉幽默。
     
    “你們看,這三千里銀峰,
    氣勢磅礴,崢嶸巍峨。
    如果不把自己的一生交給風雪,
    怎能為祖國,貯蓄那奔騰的江河?”
     
    啊,詩一樣地說明,精湛卓絕,
    司機同志喲,這不正是你們的性格?
    好啊,把自己的一生交給風雪公路,
    為的是給祖國西藏,運去爛漫的春色。
     
     
    聚寶盆
     
    流連在桂林山水間,誰能不神魂蕩漾?
    邁步在塞外草原上,誰不想極目眺望?
    來到這柴達木盆地,誰又不豪氣千丈?
     
    照著漓江明鏡,少女們顧盼梳妝,
    踏著草原綠波,勇士們縱馬抖韁,
    面對這聚寶盆,創業者摩拳擦掌。
     
    這里有廣闊的原野,能把青春的詩情激蕩,
    這里有晶瑩的鹽湖,能把智慧的心鏡照亮,
    這里有充足的風力,能使科學的翅膀飛翔。
     
    大漠深處,待墾的處女地,呼喚著鐵牛的歌唱,
    戈壁中央,沉睡的大油田,向往著鉆機的轟響,
    深山雪嶺,彩色的稀有礦,矚望著煉爐的火光。
     
    好啊,年年擴大的綠色麥海,將淹沒昆侖沙浪,
    好啊,日日増多的火熱廠礦,將融化祁連雪墻,
    遠方的戰友啊,請來這里,只要你有燦爛理想。
     
    [作者簡介] 李曉偉,生于1952年3月23日,陜西禮泉縣人。1970年10月到青海當兵,隨省軍區獨立師三團駐防海西州各勞改農場。曾任武警青海省總隊宣傳處處長,轉業至青海電視臺任電視劇部主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青海省作協第五屆主席團成員。出版小說、散文、報告文學集十幾部,另有電視劇《卓瑪的青海湖》《大漠高墻下》《魂歸可可西里》(合作)等,多次獲全國、全軍及省級優秀作品獎。現居蘇州。
     
     
    車延高詩兩首
     
    走四方的花兒
     
    青海湖,水鏡子
    格桑花生出個尕妹子
     
    羊皮筏,河套子
    黃河九曲甩了根辮子
     
    轉經筒,熬性子
    瑪尼石堆出個好日子
     
    胡楊林,彩葉子
    駱駝的脖上響鈴子
     
    方茶磚,馬奶子
    昆侖玉賣瘋了地攤子
     
    西夏陵,土堆子
    銀川找不到金房子
     
    紅肚兜,白妹子
    酒泉喝不倒真漢子
     
     
    我是花兒
     
    遇了,花兒的眼神約你
    熟了,扔句花兒的謎考你
    戀了,野野的花兒追你
    愛了,會親嘴的花兒找你
    嗲了,使性子的花兒粘你
    疼了,花兒的小棉襖暖你
    想了,花兒的眼神等你
    氣了,有牙齒的花兒咬你
    恨了,致命的溫柔美死你
    嫁了,女兒紅的花兒給你
     
    [作者簡介] 車延高,生于1956年12月,山東萊陽人。1975年至1981年在青海省軍區服役。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士。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有各種文學作品見于各類報刊。著有詩集《日子就是江山》《把黎明驚醒》《向往溫暖》《車延高自選集》《靈感狹路相逢》《詩眼看武漢》《車延高詩選》及散文集《醉眼看李白》等。曾獲《十月》年度優秀詩歌獎、《詩刊》年度優秀詩人獎和第五屆魯迅文學獎等。現居武漢。
     
     
    朱海燕詩兩首
     
    一條鐵路頑強地西征
     
    世上,少有這樣頑強而神奇的鐵路
    飛天的路上,竟一次次地斷頭
    于海晏、哈爾蓋、格爾木。像一棵斬首樹
    雖死未死,根系泥土,把自己拋進夢魘的荒原
    歷盡生之旅的崢嶸與殘酷。微顫的唇呡幾滴晨露
    吞一把黃沙,喝幾股胡風,接一口地氣
    用幾年,十幾年,幾十年心頭的呼喚
    喚醒昆侖原上沉重的黃昏,那一縷萌芽的夢想
    于斷頭處咕嘟一聲,長出又一顆鮮活的頭顱
    重新調適體內的器官與血液,沿著未竟之路
    坐在偷渡玉門關春風之上,抖一抖精神
    孑然一身,再次攀爬原始蕪漫的風程雪途
     
    回望斷頭的病歷,每一頁都盛開著泣血的悲壯
    不是被黑風掏去心臟,就是被飛石砸碎腦袋
    不是被冰刀割斷血脈,就是被虐雪扼死氧氣
    更多的理由,來自一個民族霜天蕭條的尷尬
    每次斷頭后的重生,史詩般地刻在西進里程碑上
     
    也許如此,才構成了健康完整的天路
    每次斷頭,結束的是一個簡單的過去
    開始的是一個全新的啟航。等待復活的季節
    是給缺鈣的骨頭補鈣,是給失血的土地補血
    是從失語中提出龍吟虎嘯,是從癱瘓的辭海里
    扶起動詞中的上馬,讓它扶搖直上九重霄
    是給高臥于冷色的荒原,栽下前所未有的柳暗花明
    一頁翻過之后,鐵路總是以九死不悔的信念
    顛撲不破的精神,向著遠方高處長征
     
    開天辟地的偉業,需要繼往開來的接力
    待后來的力量匯聚,于格爾木生成的那顆頭顱
    義無反顧地扯起一條奔涌的鋼鐵河流
    一氣呵成地撲向拉薩。連日光城的大佛們
    都激動得要坐火車,靜不下心來誦經
     
     
    青海湖畔的送行
     
    青海湖邊,冷峻的小站,我揮出積攢的熱
    款待大唐走來的王昌齡、李白
    一個詩家夫子,一個月光詩仙,天路采風
    生活的蓓蕾,會綻放詩的盛唐的氣象
    遠道而來的兩匹瘦馬,噴著響鼻,啃著青草
    我向詩人陳述,天路比西出陽關更高更遠
     
    一桌美酒佳肴來自長安,醇香的風味
    千年前便在詩人舌尖上飛揚,怕他們醉了
    清風奉上日月山解酒的冷飲,昌耀的詩
    屬純正的青海特產,是餐后端上的果盤
     
    雖說詩人是文學天空的太陽,他們
    何曾抵達,青海湖西那羌笛橫吹的雪原
    少伯先生,在青海長云暗雪山的詩句產地
    你怎樣讓心中蕭灑的漢字,生出杏花春雨
    給青藏繪一幅柳岸曉月的江南
    青蓮居士,在嚴風吹霜海草凋的青海湖畔
    暫且不要狂放,躍上閱盡人間春色的昆侖
    仰天大笑,你吐出的詩篇會和雄鷹一道飛翔
     
    此行天路,古道西風,請別了那兩匹瘦馬
    我已給你們買好車票,由哈爾蓋可至拉薩
    同時,備好了徽墨端硯,宣紙湖筆
    酒具,是昆侖頂上那輪透明月亮
    斟滿冷霜,斟滿天路神話,斟滿青藏夢想
    邊酌邊吟,把玉珠峰、風火山、唐古拉
    把沱沱河、通天河、拉薩河,吟成走出唐朝的絕唱
    王昌齡筆下不會再有戰爭,只有和諧的歌舞
    李白吟唱的石頭,比蜀道上的奇峰還要榮光
     
    [作者簡介] 朱海燕,生于1957年2月,安徽利辛縣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高級記者。1976年入伍至青海,任鐵道兵七師文化干事。1978年加入青海省作家協會,參加首屆省文代會。1983年6月調入北京,曾任中國鐵道建筑報社長兼總編輯,中鐵總公司工程管理中心正局級副主任。發表各類作品2000萬字,出版各類著作37部,曾獲全國“五個一工程”獎、全國報告文學獎、第六屆范長江新聞獎。現居北京。
     
     
    曾瀑詩兩首
     
    舊軍裝
     
    許多年以前,我就是穿著這一身軍裝,去了青海
    談起理想,我們三個人都不想當官,只想做一個詩人
    掛在嘴邊的,除了酒、豬頭肉、女人,就是詩
    總是搜腸刮肚,翻箱倒柜,尋找一些形容軍裝的詞語
    成忠義用星星比喻帽徽,我和李騫潑了他一頭冷水
    我說領章就像少女兩片性感的紅嘴唇,他倆忍俊不禁
    噴了我一臉。如此嘔心瀝血,腦殼里漸漸有了積蓄
    詞匯就像嘴上瘋長的胡須,一天比一天多了起來
    遠處的天葬臺上,每天都能看到成群的烏鴉飛過
    我們的眼晴,逐漸學會識別穿著各種制服的黑夜
    開始將身上的軍裝,比喻作一小片再生的西部
    這種感覺地形復雜,雄渾、蒼涼、遼闊,起伏不定
    一排紐扣,總是搖搖欲墜,無法整合心中的愛與恨
    衣袋似乎深不見底,有著掏不盡的災難、痛苦和悲傷
    有時候,我們會迎著凜冽的北風,揮舞著衣服瘋狂奔跑
    仿佛要把那皺褶里隱藏的黑暗,一古腦兒抖落干凈
    懷孕的大頭鞋,會在死寂的沙漠中分娩出脆弱的前途
    褲腿卷起茫茫的沼澤,膝蓋露出流血的巖石
    一屁股坐下去,地球上就會多出一個迷人的盆地
    懷里揣著脫韁的野馬、牦牛、羊群,古邊塞詩的意境
    左肩祁連,右肩昆侖。背上一片雪山凈土
    每當此時,我們都會有一種心血來潮的感覺
    洗得發白的衣襟后面,涌動著源遠流長的江河水
     
     
    老五連
     
    我們老五連,是一個湖泊
    一個不斷變換名字的湖泊
     
    剛上青藏線的時候,我們連是青海湖
    身上穿著中國最美的草原
    胸中裝著中國最藍的天
    血液里游著中國最年輕的魚
     
    隨著鐵路不斷向西延伸
    我們連變成了各種各樣的湖泊
    有時叫尕海,有時叫托素湖、克魯克湖
    夏天,我們是蘆葦瘋長的湖,碧波蕩漾的湖
    冬季,我們是玉潔冰清的湖,內斂、隱忍的湖
    有時,我們是被大風吹皺的湖
    有時,我們是被流沙填塞的湖
    有時,我們是單純的淡水湖
    有時,我們又變成了苦澀的咸水湖
    經年的損耗、蒸發、結晶,把我們連
    變成了白如骨,堅如鐵的鹽湖
     
    三十多年后,這支散落陰陽兩界
    殘缺不全的隊伍,又在微信上重新集結
    匯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湖泊
     
    [作者簡介] 曾瀑,本名曾正賢,生于1962年12月5日,云南鎮雄縣人。1979年入伍到鐵道兵十師,在青海剛察縣、德令哈市參加青藏鐵路一期建設。1981年考入長沙鐵道兵學院(現并入國防科技大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供職于中國鐵路文聯。多次在國內詩賽中獲獎,入選多個選本。出版詩集《懷頭他拉的麥田》《最高的那座山》《三人行》(合集)、報告文學集《雄性熱土》《零高度飛行》等。現居北京。
     
     
    石強詩兩首
     
    昆侖軍人
     
    即使有手機 也沒有一格信號
    高原上的新月 滿載思念
    寄給遙遠的家鄉 有愛
    卻聞不到愛的馨香 身上的
    傷疤 與新娘的紅唇
    孩子的笑靨 父母額上的
    皺紋 一般美麗動人
    莊嚴的綠軍裝 束裹著
    英武雄姿 壯麗的青春
    屹立于生命禁區 托舉起
    漫長的天路 藍天白云
    昆侖軍人 不需要膜拜
    卻也容不得蔑視的眼光
     
     
    做一條青海的魚
     
    我們在世上
    就做一條青海湖的湟魚
    一條母愛的魚
    孵化的小魚 不能自理
    母魚靜靜地守在一旁
    寸步不離 忍著劇痛
    任憑啃噬 變成
    無鱗而裸露的軀體
    小魚的心中 體會到
    母魚的大愛
    長大以后,又重復
    母魚曾經的壯舉
     
    我們在世上
    就做一條通天河的烏魚
    一條孝敬的魚
    產子后的母魚
    雙目失明 光線不見幾米
    無法覓食 忍饑挨餓
    無奈地等死
    千百條小魚天生靈性
    主動游到母魚的嘴里
    活過來的母魚
    存活的兒女不到百分之幾
    心中流血 不能自持
     
    我們在世上
    就做一條沱沱河的鮭魚
    一條逆向回游的魚
    產卵季節 從下游開始遷徙
    千方百計 歷盡艱辛
    也要回到長江源頭一隅
    飛躍激流 與守在河邊的
    灰熊相遇 回家的路
    何其悲壯 產卵后
    安祥地死在出生的土地
    來年春天 新的鮭魚破卵而出
    沿河而下 開始又一輪回
     
    我們在世上,就做
    這有情有義的青海的魚
     
    [作者簡介] 石強,筆名瀛山一石,生于1970年7月10日,重慶人。1990年冬入伍至青海省武警總隊,曾任第二支隊政治部主任,2018年初轉業。青海省作家協會會員,格爾木市作協副主席,張家界市國際旅游詩歌協會理事。先后在《人民日報》《解放軍報》《武警報》《青海日報》等發稿千余篇,創作文學作品200余篇,多次獲得軍隊和地方正規獎項,出版文集《雅致人生》、詩詞集《丑石集》。現居重慶。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亚洲欧美国产午夜视频